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华娱之白金年代 > 第759章:三思而先行
    第二天上午。

    光影公司。

    林晓光把赵莉颖跟他说的的想法,在电话里,跟韩寒复述了一遍。

    一大早的,韩寒正在吃早餐,听林晓光说的话后,差点没当场被他噎死,不成思议地问道:“林董,您的这个决议,不免太过儿戏了吧?”

    “我真的不能了解,男主角这么重要的事情,怎样能说变就变呢?”

    志向上,林晓光也能体会韩寒的难处,不说违约吧,至少也没有信誉了。

    很显然,林晓光事前就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被赵莉颖伺候爽了,就在她面前装个逼罢了。

    听韩寒这么说,林晓光心里也有些愧疚:“那行吧韩导,真实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我可以不适宜徐太浪这个角色。”

    虽然林晓光的位置远在韩寒之上,但韩寒毕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叫一声“韩导”,也是出于对同行的尊重。

    韩寒直抒己见地道:“不会啊,我以为你挺适宜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上门找你协作。”

    林晓光想了想,点了摇头:“好吧,有你这句话,我就担忧了。”

    “噢,对了,男二号的人选,你定上去了吗?”

    韩寒安然道:“还没呢,原本我一心想找彭于晏的,你又不赞同。”

    听到韩寒这番话,林晓光就更感到羞愧了,立马岔开话题问道:“你就没思索过,选我们内地的小生吗?”

    韩寒点了摇头,又摇了摇头,否认道:“有是有,原本我们想找古歌的,他说……他还没预备好。”

    林晓光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这有什么好预备的?”

    韩寒何乐不为地道:“我也不清楚,他跟我说,他还想好好沉淀一段时间,可以出国留学,等他预备好了,再把事业的重心,从小屏幕转移到大屏幕。”

    不得不招认,关于古歌留学沉淀的这个选择,林晓光真实没方法了解。

    原本古歌的唐人公司就缺少电影资源,如今难得有这么好的机遇,却又找这么多理由推脱。

    并且,林晓光真实搞不懂,很多文娱圈的男神女神,都会选择沉淀逐一段时间。

    不外,古歌所谓的沉淀,其实是想暂停自身的事业,去美利坚留学。

    其实这个音讯一出,古歌就成了热搜体质。

    这几个月,古歌正由于《琅邪榜》《伪装者》等几部良知好剧,备受追捧,而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分决议沉淀自已,简直就是装逼。

    林晓光笑着道:“韩导,假定你真的想约请胡歌,我可以替你做他的思想义务。”

    韩寒也知道林晓光跟古歌关系不普通,就说:“行啊,那就有劳林导了。”

    “别这么客气,古歌这小子特别倔,能不能说的通还不消然。”

    跟韩寒讲完电话之后,林晓光立马拨通了古歌的电话号码。

    不外,古歌这两天东瀛游玩,电话是他助理接的。

    当然了,这次胡歌去东瀛,主要还是为了义务,游玩只是特别的。

    可以很多人不清楚,就在昨天,古歌参与了东瀛福冈举行的,亚洲电视剧研讨会10周年纪念颁奖礼。

    在这个颁奖礼上,古歌嘎嘎仰仗《生活启示录》《大好光阴》这两部电视剧,取得了“亚洲特别贡献奖”。

    当然了,这些所谓的贡献奖,其实没什么含金量的,跟所谓的“战争奖”差不多的性质。

    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头,古歌才打回电话给林晓光。

    古歌跟林晓光的说辞,和对韩寒说的差不多。

    不外,林晓光很清楚,古歌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怎样闲上去的。

    试想一下,《猎场》杀青不到两个月,古歌就接了30多个广告代言,不时到如今,又怎样可以沉淀的上去呢?

    宿舍在上个月的时分,古歌也去了一次青海公益行,如此看来,古歌这半年可谓是闲适的半年,但这种闲适,并不是人们自身所希冀的自我“沉淀”。

    并且,这半年来,古歌基本上没有沉淀,时不时跑跑代言,惹起追捧;时不时又被晒在微博热搜,被各种cp,各种心疼。

    在人们传统的不雅观不雅观念里,所谓的沉淀就是远离喧嚣,独善其身,疗养生息,而不是这种弃了自身所属的事业(演戏),而投身于另一种事业(活动代言)。

    作为一个群众人物,林晓光其实很是欣赏他的性情、情商和智商。

    古歌是处女座,在这一个虚拟、暴躁的世界想竭力变现好每一面,以维持自身的笼统。

    作为古歌的一位晚辈,林晓光很清楚,古歌从《琅琊榜》大红之后,整集团的外形上的一些变化。

    以前的古歌,在微博上各种抽风,如今的古歌,微博四处是小广告;以前的古歌,在片场上各种耍宝逗乐,如今的古歌,估量也遇不了几个能和他一同疯的人了;以前的古歌,是文青,各种谈天说地,如今的古歌,谨言慎行,防止遍地。

    林晓光不否认这是一种成熟的转变,但林晓光也很清楚,如今的古歌,可以被外界约束得太深了,随时都被监视,越来越活得不像自身。

    软的不行,林晓光就来硬的,直接跟古歌摊牌:“小胡,不是大哥要逼你,你知不知道,这个机遇有多难得?”

    “原本这个角色,投资方是方案给彭于晏的,但是我跟韩寒导演不合以为,你才是最适宜的人选,所以,这个角色,是我们一块替你争取过去的。”

    听了林晓光说了这么多,古歌缄默了,很显然,他很置信林晓光说的这番话。

    这些年以来,台湾那边的投资方和导演,不时运用彭于晏和、阮经天、赵又廷,来打压内地当红小生。

    而古歌前些年没有好的电影可拍,多多少少是由于台湾那边的男明星不时占领着资源。

    “我通知你,我们想让你出演,不止是看中你的商业价值,更是是为我们内地电影圈争一口吻,凭什么好的角色,必需的给他们台湾?”

    “你看看这些年的电影圈,不是柯震东,就是彭于晏,要么就是赵又廷、阮经天……”

    “当年《赤壁》一个六亿的大投资,请吴宇森做导演,演员是梁朝伟哥金城武,女主是事前新人的林志玲,我们内地的佟大为只能客串,赵薇那时分好歹是《还珠格格》惊扰一时的女明星,居然也只能演女二……”

    “我跟韩寒这次找你跟我协作,是想向一切物证明,我们内地电影圈,不需求港台的男明星,也能取得票房的成功。”

    在林晓光软硬兼施的游说下,古歌的心境变得很繁重,他也逐渐觉失掉效果的严重性。

    并且,古歌甚至末尾觉失掉,《披荆斩棘》这部电影,他不想演都不行了,这中间真的触及了两岸三地太多的明争暗斗,他必需英勇的站出来。

    古歌忍不住叹了口吻:“晓光哥,你让我好好思索几天,可以吗?我如今心境很乱。”

    林晓光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就笑着道:“可以的小胡,你自身权衡权衡啊,你不是一集团在战役,假定我们这部《披荆斩棘》成功了,这对我们内地电影票的意义是十分严重的,希望你能三思而先行。”

    古歌当然明白林晓光的意思,这么多年来,除了林晓光执导的那些电影,又有几部内地电影不是港台明星当主角或许主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