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网游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双头食人魔的咆哮(一更!)
    “又一个新的应战者?”

    “看来幸运之神终于喜欢,我这个倒运蛋一次了……”

    易秋一路横冲直撞,并且在诸多“友好”虚空生物们的指引下。

    他最终找到了,移动到别的一片虚空中的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

    没有任何踌躇,易秋直接选择接受了宝珠的考验。

    然后,他便听到了上述的声响。

    那似乎是某种兽吼,但细心听来可以品出几分戏谑的滋味。

    “一个……武僧?”

    “稀有的应战者,那么你预备好了吗?”

    易秋扭过头,在他的面前有着一头雄狮般容貌的怪兽。

    它的头看起来有些异常,过于深邃的菱角让它的脸看起来有些人类的特征。

    但那只能看到一丝模糊的轮廓,它那尖锐而凶猛的獠牙诠释着它体内狂野的血脉。

    无须置疑,这是一头风险的野兽。

    “预备?”

    易秋看着眼前的怪兽,然后下一刻他的身影直接消逝在原地。

    “撕拉!!”

    下一刻,那头怪兽直接被某种恐惧的力气霸道地撕裂了!

    它甚至没有感遭就职何痛苦,生命的痕迹便彻底从它的身上消逝。

    似乎它所被撕裂的不只仅是躯体,还有它的灵魂与智慧……

    但是这并没有让易秋感到喜悦,由于此刻他曾经从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考验场景中退了出来。

    “看来不是战役考验……”

    易秋看着周围深邃的虚空如是想到。

    志向上他之前有想过经过艾玛,来完成智慧方面的考验。

    不内在进入考验场景后,他发现没有相应技艺支撑,寻常的联络手段是被宝珠防止的。

    易秋自然懒得去找相关手段,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方法:

    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考验有很多种,但他总是可以遇到他所需求的相关考验的。

    “奇特,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位置迸发了变化……”

    从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考验场景参与来后,惯例的通讯恢复了正常。

    易秋可以看到暂时搭建的聊天平台中,诸多传奇角色的发言。

    很显然,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位置的变化让他们爆发了某些疑惑。

    不外这不影响什么,由于新的标的目的曾经更新到了聊天平台下面。

    而在易秋分开这片虚空不多时,匆匆忙忙绕开不少风险区域的辉光之尘-娜桑瑞达终于赶到了。

    看着眼前一片寂静的虚空,辉光之尘-娜桑瑞达堕入了某种深思。

    普通的时分,她是不怎样看聊天平台上其他存在的发言的。

    尤其是关于这种状况,她无须置疑占据了足够的优势。

    那些后来者,自然是需求从相关的聊天中剖析出某些讯息。

    但关于她这个位于第一梯队的存在而言,那是毫有意义的。

    在一片茫然中,辉光之尘-娜桑瑞达翻开了聊天平台。

    看着下面反响的信息,她很快便明白迸发了什么。

    随后,辉光之尘-娜桑瑞达得出了一个总结:

    “这还玩个屁……”

    说完,辉光之尘-娜桑瑞达便扭头预备分开了。

    她才不在乎能否会招来阿谁弑神者的注视,在她的觉得里,那家伙才不会在意她们……

    …………

    …………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不外所幸易秋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赶到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所在的区域。

    当然,也有与其他传奇角色撞车的时分。

    毕竟,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并非总是往着一个标的目的中止传送的。

    但是在通常的状况下,移动才干与战役才干总是存在必定的先后序列关系。

    就像关于易秋而言,假定他选择了其他的传奇职业。

    他如今的战役才干,是可以取得一个迸发式的提升的。

    当然,在永世的面前,绝大少数的价值都是可以被否认的。

    变种攀云僧所展现的极限速度,让易秋的机动性失掉了十分恐惧的提升。

    而他的战役才干,则是武僧以及血脉等相关综合属性支撑起来的。

    关于在这里的传奇角色而言,易秋暂时没有发现机动性与战役才干坚持平衡的存在。

    也就是说,能跑的不消然能打……

    面对着弑神者静静的注视,如何选择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终于,在第七次进入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考验场景之后。

    易秋听到了震天的战鼓声:

    “战役!”

    “屠戮!”

    “鲜血!”

    “还有死亡!”

    “打败我吧,虫子,然后你将失掉命运的垂青!”

    新颖的斗兽场中,一个高达数百米的双头食人魔在嘶吼着!

    它穿着庞大的盔甲,那盔甲上布满了暗黑色的血渍。

    在那些粗大的缝隙外面,充溢着腐朽的肉块和惨白的骨骼。

    它那两只比常人躯体还要庞大的手掌中,区分握着一把庞大的攻城锤。

    那看似不是一件凡器,易秋可以从下面感遭到异常浓郁的罪恶灵光!

    假定易秋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件半神器。

    所谓半神器,就是本应该拥有神器的相关概念力气。

    但是由于种种缘由,或是锻造时的某种不成逆转的缺陷,亦或是在战役时接受的某种恐惧损伤。

    这使得这一把本应该成为,或许曾经成为神器的装备,失掉了概念性的力气。

    它依然拥有着神性的力气,但它曾经不再可以展现入迷器真正的中心力气了。

    复杂来说,不外是一把相对强力的传奇兵器罢了。

    并且在拥有诸多力气交织的传奇兵器之中,半神器不消然比传奇兵器好用。

    它恶狠狠地盯着易秋,似乎要碾碎这个看起来还不到它脚指头大的渺小人类。

    此刻,易秋暂时位于某种无法举动的外形。

    这是奇不雅观不雅观之神的许愿之珠的某种规则,应战者会有一段不怎样漫长的维护时间。

    在这个时间中,应战者可以失掉充沛的维护。

    这是为了应战者迅速找到或许想出相关的处置方案,无法成功的应战是毫有意义的。

    不外有的时分,维护的意义会存在某种歪曲。

    看着眼前咆哮的双头食人魔,易秋在静静等候“维护”时间的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