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真的这么神奇?
    一处林地间,凌霄云盘膝坐在前,楚天则坐在后。

    他们的姿态与先前静雪替楚天拔毒如出一辙,不外当目的却换成两位青年,局面看上去颇为诙谐。

    虽然楚天已用两个时辰,大致将静雪先前的拔毒手法领悟成功,但这般手法凶险无比,慎重起见,在实验拔毒前,他还是微闭双目,将拔毒的整个进程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

    就算是在霄云身上做实验,而不是直接在静雪身上操作,但楚天还是坚持了高度的慎重。

    毕竟他如今和凌霄云没有任何仇怨,并不是故意整这位王兄,只是想让他帮一个忙罢了,相对没有别的恶意。

    楚天是个三不雅观不雅观正直,品德良好的青年,这点职业品德自然还是有的。

    心里没有疑惑后,才睁开眼来,向端坐在前,身体都似遭到惊吓般悄然哆嗦,但面上还硬撑着的凌霄云沉声道:“霄云王兄,我预备好了,你呢?”

    凌霄云虽然知道不妙,但想最大限制笼络楚天,刚才放了皮厚那句狠话,此时自便当前功尽弃,心下狠性迸发,一时把心里的惧怕抛到一边。

    他姥姥的,这种局面他估量最惨的下场不外是残废罢了,以他如今和楚天的关系,楚天应该没道理和他过不去,故意夺他性命的。

    天罗国皇室可是藏有救治残废的神药的。

    残废都不怕,普通的伤势就更不怕了。

    因此,他身体渐渐中止哆嗦,双拳紧握,目光渐突变得坚决起来,生动的大笑道:“天弟来吧,且看愚兄撑不撑得住。”

    “谢了,小静若得救,楚天必定记得王兄的恩情。”

    楚天由衷地感谢道,旋即伸出双手,将掌心贴在凌霄云后背的两处要穴上。

    为力图准确,刻意模拟之下,他的举措和如今静雪救治他时简直如出一辙,旋行将元气渡入出来,渡入凌霄云的丹田之内。

    之所以说简直,是由于尚有一处不同,但也是独一的不同。

    那就是他为了确保实验安然,输入元气的份量只需正常份量的一小半。

    虽然静雪受伤位置是在几处要穴上,但初次中止实验,他当然不好意思一下去就瞄准人家凌霄云的要穴,只是从较为基础的丹田练起。

    武者,特别是精深的武者,丹田算是比拟安靖的部位,这是自然的,毕竟对普通武者来说那是存储元气,供元气进出的中央,而对凝丹境武者更是凝聚内丹之处,其安靖水平可想而知。

    而普通的要穴无疑就薄弱虚弱得多了。

    此次拔毒,在丹田内构成元气漩涡相当于走。

    在要**构成漩涡就相当于跑了。

    焉有不会走就先习练跑的道理。

    正确的方式自然是从走练起,从基础练起。

    楚天依照静雪的教授,并将自身的领悟最大化的运用融合,用数息时间在凌霄云丹田内构筑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元气漩涡。

    元气漩涡构成时他眉头就是一皱,他天分地觉察到了他在控制元气方面的一个瑕疵,这瑕疵微乎其微,在漩涡构筑之前绝难觉察,因此将构筑成以后才反响过去。

    听上去不成思议,其实是很正常的。

    这般觉察,就比如人们一些马后炮的行为,指的是事前无主意,预先领悟的举动。

    马后炮是褒义词,但实际上,预先领悟也代表必定的洞察力,最少要高于中招了也懵懵懂懂,两者之间,相对不成同日而语。

    不外很显然,要防止一些错误,必需做出事前预判,这是比马后炮更高一层次的洞察。

    此时构筑元气漩涡也是同理,务必事前判别准确,将一切错误防止,才干将其构建起来,这就要求抵达事前预判的层次。

    可楚天虽然这天全力参悟,对拔毒之法大有领悟,不算懵懵懂懂,但照旧停留在马后炮的境界,事前判别有瑕疵但不自知,预先觉察到但已为时过晚。

    楚天也是聪明之人,盯着那似模似样的元气漩涡略一沉吟,便明白瑕疵所在,不外这种漩涡一旦构成即无法修正,无法之下,只得催动镇狱神丹,欲借助其中统一之力平复快要迸发的摆荡。

    但是,还不待他将统一之力催动,实验出来的漩涡就彻底迸发,他调动过去的统一之力统统落在空处。

    楚天对元气和统一之力的运用固然精准,但这种迸发颇为诡异,近乎无法预测无法堵截。

    这就比如拿苍蝇拍拍正常的苍蝇自然一拍一个准,但若那苍蝇飞速陡然提升到光速,那要将其拍中或许基本就是异想天开,假定强说有几率,那几率恐怕也堪比中彩票,完全没法将其倚为希望。

    元气漩涡爆炸的涟漪,瞬间就触及了整个丹田,凌霄云丹田巨震,口中流出鲜血来,他口中天分普通,不受控制地收回一声杀猪般的惨嚎(原本就痛,霄云身为七皇子,皇亲国戚,养尊处优,更忍不住),神色迅速暗淡了上去。

    快速的内视了下自身伤势,他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元气漩涡之法果真如想象中普通凶险,这一下就让他丹田巨震,元气大伤,简直比常人生了次重病还要舒适。

    喜的是他只是丹田巨震,没有收到不成修复的创伤,遭到的伤势虽然需求灵丹妙药,破费数月功夫细细滋补才干康复,但好歹没出现他想象中被废掉那么过火的事情,最少要好过想象太多了。

    并且,他遭到如此伤势,楚天王弟也该领他的此次人情了。

    于是,他做出一副萎靡神色,唱作俱佳,将原本就有的低迷外形诠释到十五成,英俊脸上涌现出一抹病态的惨白来,颇为遗憾,却又似回天乏力地道:“咳咳,楚天王弟,愚兄这身子太不论用,如今曾经重伤,难以为继了。”

    “真是遗憾,还想替你的事多尽力呢,却是心缺乏而力缺乏呢,希望你能将将弟妹治好吧。”

    留下两句局面话,凌霄云正好起身分开,不料楚天连道:“王兄,小静的事还要你帮手呢。”

    凌霄云一听,心下十分不悦。

    你姥姥的,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像楚天这种见色忘友还忘得这么干脆的人。

    不外,这是心里话,为了不破坏他暂时以来好容易在楚天心里留下的美妙笼统,明面上他还是面露难色地婉拒道:“王弟,不是为兄无私,只是我丹田受创,纵然想帮手,也没法坚持上去了。”

    “王兄担忧,你这点伤势不算什么,给我十分钟我就能给你治好,你还可以继续帮手。”楚天信誓旦旦地保证道,那老实的容貌,那必定的语气,就差没拍胸脯立保证,言辞凿凿发誓发誓了。

    “十分钟,真的这么神奇?”凌霄云显露一副夸张的被吓到的表情道。

    “最多十分钟。”楚天必定地道。

    他要构筑元气漩涡,全部心神都放在凌霄云体内,没有丝毫的懒散,凭他的实力,对凌霄云的身体状况比其自身还要熟习。

    凌霄云无法,只得任由楚天给他治疗。

    楚天的治疗手法极端复杂,就是催动恢复特性的太青星力治疗刚才丹田遭到的些许震伤,并治疗因此受触及的身体部位的伤势。

    但是,在打破不灭天星体第三重后,五种星力都迸发了质变,太青星力的成效也逾越之前太多。

    凌霄云亲身见证他体内的创伤在太青星力的治疗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外表坦荡荡,但其内地的灵魂是哭是笑,其中百般滋味恐怕就只需他自身自身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