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克斯玛帝国 > 第一二二三章 帝党
    电话是马格斯打来的,他让杜林翻开电视,不雅观不雅观看一号台。

    杜林有些奇特,他一边让秘书通知会议室里的人休会,一边走到自身办公室内的休息室里,翻开了电视。

    其实帝国人都偏爱享用,绝大少数部门的最高长官的办公室里,都会有一个独自的休息间。

    外面有一张温馨的床,一个洗漱间,还有一些比拟公家的用品。

    当他们义务累了之后,随时随地就能休息休息,保证自身的身体状况和肉体状况不时良好,也算是对义务担任的一种态度。

    杜林翻开了房门,翻开了电视,坐在椅子边看着屏幕,屏幕的右上角出现了“直播”的字样,这意味着一切的画面都是由现场直接送到不雅观不雅观看者的面前。

    直播技术并不算是什么太过于先进的科技,由于可以直播的地域很有限,想要直播必需让直播用的设备可以接通外地有线电视公司的主线。

    换句话来说,直播的场所大少数都在有线电视信号线路周围不逾越两百米的中央,假定太远了,暂时来不及安插太长的线。

    画面中的修建物杜林有一点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那是什么中央,画面中的人杜林倒是看法。

    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轻男性,他有很得体的仪表,气质也十分的好,特别是他领口的两个领扣的外形,是皇室族徽的外形。

    这是一名皇室成员,他是大皇子殿下的次子——希卡利,一名在贵族圈里十分有名的纨绔子弟。

    他未必会比杜林,比其他一些大本钱家有钱,也未必比某些政客具有更多的权益,但是他天生的皇室血脉让他在帝国际十分受欢迎。

    中产阶级对贵族和皇室的向往是疯狂的,这让希卡利在这个群体中似乎超级巨星一样具有相当高的人气,恰恰中产阶级又是一些中高端品牌的消费主力,在皇室众多的成员中,他算是混的不错的。

    至少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是这样,大笔的广告支出和一些额外的支出让他活的很滋养。

    这样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家伙出如今电视上时杜林还有些奇特,等了几分钟后,皇室大总管突然也出如今画面内,杜林一下子回想了起来,这应该是帝国小道上的一个酒店内。

    随后更多的皇室成员出如今画面内,这个时分掌管人才从远处走了回来,她手里拿着一份通稿。

    大少数正轨的政治事情都会有官方的通稿,这种稿件更像是一种中心思想,无论媒体人接上去怎样编怎样写,都必需在这个通稿所表达的中心思想之上中止再创作,不能逾越通稿内容的线。

    它确保了一些严肃的政治事情不会由于错误的解读方式爆发庞大的曲解,有时分这种曲解并不成怕,但是有时分,这种曲解可以牵连很多人。

    掌管人看了好一会才一脸见鬼的表情拿起了话筒,张了张嘴没有收回声,过了差不多十几秒才面对镜头末尾引见身后的状况。

    “明天上午帝国皇帝陛下在旅游花园的时分不测清醒,随后经过抢救曾经清醒过去,目前我们从医生处得知,皇帝陛下目前的状况无法再统筹更多的义务,经过一半夜的讨论,最终陛下决议退位,并且把皇位传给三皇子殿下……”

    皇室以及皇帝权益的更替关于递过去说确实是一件大事,如今在似真似假的历史中皇室只是“退居幕后”,马格斯也并没有完全的废弃皇室,这就让皇室得以保管了上去,以一种不祥物的方式。

    可就算皇室只是一个不祥物,这个不祥物的影响力也是十分惊人的,仅仅是皇位的更替就曾经惊扰了整个帝国,甚至是国外一些国度驻帝国大使馆都在讨论该用怎样的规格来庆贺新皇帝的登基。

    让人稍稍有一些奇特的是皇帝陛下并没有把皇位传给比拟低调的大皇子,而是传给了三皇子,假定不是马格斯通知了杜林其中一些内情,杜林恐怕也猜不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时代的更替,皇室权益的更迭,杜林刚预备把电视机翻开的时分,女掌管又启齿说话了,这一次她说的内容,真正的惹起了杜林的兴味。

    “就在刚才,大皇子殿下地下公布颁布将组建‘复兴党’,积极的参与到帝国国度树立傍边……”

    当记者说完这段话之后杜林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十分具有时代气息的词——“帝党”。

    大皇子殿下手中掌握着皇室真正的权益,如今帝国皇帝由于不满当年大皇子的选择,不论是生气还是怎样的把皇位传给了三皇子,这就让大皇子面临着一个选择。

    要么把手里掌握着的属于皇室的权益交给行将登基的三皇子,完成他的“使命”,然后成为了一个没有权益的不祥物,被他的弟弟猜忌甚至是最后杀害。

    要么就选择坚持自身的选择,把三皇子赶下台,自身登基成为皇帝。但是这样做异常有着很大的后遗症,皇位来的不合法不合理会让他这个皇帝成为一些人口中的“伪皇”。

    一个不合法的皇帝意味着他手中掌握着的权益也是不合法的,意味着他代表不了皇室,这会让他十分的为难,更费事的是这会让一些人凭空捏在一些流落在外的皇室正统血脉,来质疑并损伤皇室的声威性。

    看上去大皇子曾经没有选择的权益了,但是这个家伙出人预料的经过别的一种方式极为快速的处置这个困局,那就是组建了帝党。

    在这样的状况下,大皇子作为“保皇派”以及帝党的第一人生动在政治舞台之上,那么他就不需求交出手中的权益,相反的是一些保皇派和皇室成员会愈加自动的向他挨近。

    三皇子的登基反过去变得让人觉失掉有一些诙谐,老皇帝想要复仇的心思不只落空了,还让自身的儿子,新的皇帝成为了牺牲品。

    只需大皇子的帝党不出效果,即使他们在政治舞台上并不成以起到更多的作用,但至少这几十年到一两代人之间皇室的权益将掌握在大皇子这一系手中。

    甚至还有一种更幽默的可以,皇室将会被真正的帝党扫除在外,成为真正的不祥物!

    这一手玩的十分的斑斓,但同时也会给整个帝国的政治生态环境带来庞大的改动。

    新党和旧党瓜分帝国曾经让彼此觉得自身所掌握的资源和权益十分的稀少了,假定再加上帝党,接上去的政治情势将愈加的复杂。

    杜林此时在思索一个效果,这样的变故,会不会和自身方案参选有关系?

    他觉得很有可以,马格斯很擅长制造这样的事情来达本钱人的目的,延续三十年不败的新党居然输给了旧党,让鲍沃斯没有可以下台。

    那再来一次复兴党“复出”的第一次选举就胜选,也不是没有可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