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科幻小说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素昧平生
    顾青山走在人群之中,周围一切却渐渐消逝。

    宴会厅和舞厅都不见了。

    一枚分发着蓝色火焰的小剑出如今他眼前。

    紧接着,无量的星海盘绕着他,收回千万道细碎的耳语声:

    “强者末尾觉察瘟疫末日的来临。”

    “你的所做作为,值得众神为你开拓一条光阴通道。”

    “让我们带着你去看一眼,在圣灵世界的历史上,少年男爵是如此死的。”

    “那是世界被恶鬼消灭的末尾。”

    蓝色小剑散成一片光影,将顾青山裹了出来。

    ……

    兰卢郡。

    瓦伦子爵府。

    一名英俊少年正与子爵的千金翩翩起舞。

    顾青山漂浮在半空,注视着他。

    “这是历史上真正的罗德?”顾青山问道。

    有数道声响一同响起:“是的,他成为了断罪人,然后在子爵府上遇见了恶鬼。”

    顾青山默默摇头。

    原本自身化身为这个少年,是世界意志的深意。

    下方。

    舞曲终了,恶鬼找上少年,想献上礼物。

    “也罢,看在你们如此陈恳的份上,我就接受你们的礼物,”少年道。

    画面很快转换。

    子爵出现,封少年为男爵。

    舞会变得更为热烈,少年沉溺其中,跟许多贵族小姐结识。

    夜里,少年回到房间,翻开恶鬼们奉上的礼物,却是几片薄薄的玉片。

    少年一末尾不在意,后来越看越细心,自言自语道道:“好高妙的弓术,正适宜我用……”

    “但那些恶鬼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弱小的弓术?”

    少年显露慎重之色,伸手摸出一本黑皮书,将之翻开。

    ——断罪法典。

    那几片记载着弓术的玉片,被他放在黑皮书上。

    “愿一切无可救赎之罪显露踪迹。”

    少年沉声念颂咒语。

    顾青山留意到,这位真正的罗德所取得的断罪之牌与自身完全不同。

    想来也是,这样一位少年,又怎样可以一下去就取得赤魔神枪这样的兵器?

    顾青山继续往下看去。

    只见黑皮书上突然响起一阵痛苦的嘶吼,几枚玉片全都变得粉碎。

    少年勃然变色,拿起黑皮书就冲出了房间。

    “快帮我通报子爵大人,我要立刻见他!”

    少年边跑边大声喊道。

    一名管家容貌的人跟下去,低声道:“男爵,请冷静一点,毕竟遇到了什么事,这么急着见子爵大人?”

    少年飞速道:“那些恶鬼有诈,他们献给我的弓术,是一个阴险的圈套。”

    “哦?是什么圈套?”管家问道。

    “只需我修习他们的弓术,他们就能占据我的肉体!”少年大声道。

    顾青山眉头一挑。

    这是多么素昧平生的一幕。

    难道这一切,乃至万兽深窟的一切,都是恶鬼在面前里下的手?

    却见那管家显露困惑之色,喃喃道:“是吗?奇特了,这道术法从未被觉察过呀。”

    另一道声响响起:

    “断罪人真实太少,不信神灵,断罪法典又是最奇特而弱小的东西,所以可以会有一张牌正美不雅观不雅观破我们的术。”

    暗中中,一名戴着恶鬼面具的人出现。

    他手中提着少年的头。

    不知何时,少年曾经死了。

    他的无头尸体跌倒在地上,鲜白色的血在地板上不时蔓延。

    下一秒。

    无量的风吹拂着顾青山,将他推出了过去的光阴。

    在星光的照射下,周围一切消逝。

    眼前一花,顾青山发现自身回到了舞会现场。

    在繁华的人群中,瓦伦子爵大人正站在舞厅的另一端,手举仪式礼剑,冲他高声道:“罗德,这是你的时辰!”

    顾青山定了定心神,朝着子爵的标的目的大步走去。

    原本……

    是这么回事。

    顾青山走到子爵面前,单膝跪地。

    子爵将礼剑的剑背悄然压在他肩膀上,触碰三次,然后末尾念诵册封之咒:

    “本次册封,旨在鼓舞对圣灵之世有贡献者——拓荒领地的罗德先生。”

    “我把男爵之位置授予他,并非希望他以此彰显等级,而希望他牢记信仰的力气。”

    “站起来,罗德。”

    顾青山站起来,身上有淡淡的神文显现。

    这是众神和世界均招认的贵族册封之咒,经过世俗的代行者彼此商议、决议,就可执行。

    瓦伦子爵将一套男爵战甲赐予顾青山。

    这是男爵的意味,代表了他的身份与权益。

    顾青山接过战甲,冲着瓦伦子爵行了一礼。

    子爵又说了几句鼓舞的话。

    在一切人的喝彩与鼓掌声中,分封仪式就算完成了。

    众目睽睽之下,恶鬼再一次分开顾青山身边。

    “男爵,男爵阁下。”为首的恶鬼道。

    “你说。”顾青山带着淡淡的浅笑。

    “我们诚挚的为您献上我们世界的宝物,希望它能伴同着您,为您提供弱小助力。”

    恶鬼们躬身奉上一个宝盒。

    一切人目光落在那宝盒上,显露不移至理之色。

    数千年来,都是如此。

    人们习气了。

    顾青山看看宝盒,又看看面前这些恶鬼。

    “外面是什么?”顾青山问。

    那些恶鬼举着宝盒,不说话。

    他们不确定这个少年是真的想当众翻开宝盒,还是故作一问。

    下一秒。

    顾青山直接翻开了宝盒。

    几片薄薄的玉片静静躺在宝盒中,分收回晶莹剔透的光芒。

    “看来是一些功法之类的东西。”

    “恶鬼世界替我们四处征战,弄了不少好东西。”

    “虽然大局部要上交,但送给各位大人的东西,应该是顶好的。”

    人们交头接耳道。

    这时恶鬼首领见他真的当众翻开了宝盒,便说道:“男爵大人,是几门不错的弓术,连神灵也称赞这些弓术弱小,觉得可以在圣灵世界传达。”

    人们的议论声更大了,不少人流显露羡慕之色。

    顾青山显露笑意,渐渐道:“你们有心了,但我如今是断罪人,决议不再修习弓术,一门心思研讨断罪法典,所以这些东西我就不收了。”

    恶鬼们顿时有些不测。

    ——他不是不收东西,而是如今送这些东西,曾经对他没有用了。

    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恶鬼首领一时没有话说,更没有方法劝顾青山收下玉片。

    他捧着宝盒,摇头道:“看来是我们预备不周。”

    突然。

    瓦伦子爵的声响响起:

    “罗德,我劝你收下这些玉片,有空还是看一下。”

    顾青山一颗心渐渐下沉,却笑着说道:“大人,我——”

    瓦伦子爵打断他,细心道:“你父亲当年擅长的就是弓术,你作为他的儿子,哪怕为了记住他曾经取得的那些荣耀,也该继续修习弓术。”

    顾青山摇头道:“大人说的是。”

    说完,他伸手一抹,将几枚玉片收了起来。

    瓦伦子爵悄然摇头,悄然传音道:“罗德,说假话,我预备推举你去圣托伦斯城游学,特别参与西斯伯爵的麾下效能,不知你可情愿?”

    圣托伦斯城是公国王城,西斯伯爵是大权在握的军务大臣,哪个初等贵族不想跟他攀上关系?

    顾青山显露振奋之色,传音道:“多谢子爵大人,我当然情愿。”

    瓦伦子爵拍拍他肩膀,继续传音道:“西斯伯爵需求一名弓术优秀的好手,我决议保举你,但你去了之后,若是在伯爵面前展显露蹩脚的弓术,那就没有好果子吃了——连我也没有面子,你懂吗?”

    顾青山道:“大人担忧,恶鬼们献上的弓术我必定细心学,必定不负您的希冀。”

    瓦伦子爵这才显露满意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