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彻查
    假定有活下去的希望,正常人没有人情愿去死。

    即使是陈皇觉得自身不成救药,简直认命,但听到他还有救的音讯,还是忍不住心神激荡,整集团瞬间便肉体了许多。

    很显然,无论是传位给润王,还是传位给端王,哪有自身做皇帝好?

    假定他自身还能做皇帝,就基本不会思索这个效果。

    唐宁看着他,说道:“陛下,臣这次从黔地回来,招徕了两名奇人,不如让她们先给陛下诊断一番?”

    陈皇怎样会坚持生的希望,着急道:“宣,快宣!”

    半晌后,四长老的手指从陈皇的手腕上收回来,陈皇面色紧张,问道:“怎样样?”

    四长老站起身,说道:“回陛下,此毒可解。”

    “哈哈哈!”多日以来,陈皇心中的抑郁一扫而空,忍不住仰天长笑,笑着笑着,一口吻没有喘下去,他捂着嘴,猛烈的咳嗽起来。

    魏间急忙上前,在他背上拍了拍,急忙道:“陛下慢些,慢些……”

    四长老语气一转,又道:“不外,陛下中毒已深,脏腑受损,即使是保养回来,也会大损寿元……”

    陈皇问道:“朕还有几年,五年有吗?”

    四长老道:“若是好好调理,十年有之。”

    “拜托白叟家了。”陈皇看着她,说道:“若是能帮朕挽回十年寿元,朕必有重谢……”

    唐宁看了陈皇一眼,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差点毒死他的东西,就是四长老发明的,还会不会说出刚才那句话。

    说完这几句话,陈皇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有力的靠在床上,肉体焕发的问道:“朕,朕是怎样中毒的?”

    唐宁指着殿内的几个香炉,对魏间道:“去将那几个香炉灭了。”

    陈皇看向唐宁,难以置信道:“那香炉有效果?”

    唐宁点了摇头,说道:“陛下素日里所用的熏香中,被人混入了一种叫做安神香的药物,此药出自黔地,过量食用,有安神助眠的作用,但若是日日夜夜的闻之,此药就会变成夺命的奇毒……”

    陈皇沉下脸,问道:“皇宫里怎样会有这种奇毒,将担任此事的内侍省官员召来,严加盘诘!”

    唐宁看了看陈皇,说道:“陛下,依臣之见,此事不宜大张旗鼓,宫中居然有人敢暗害陛下,所图必定极大,贸然举动,怕是会风吹草动……”

    唐宁并没有直接通知陈皇,这件事情是唐惠妃所为,一来他没有直接的证据,而来他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件事,好在只需知道效果是出在熏香之上,顺藤摸瓜,很快就能查到幕后的主谋……

    陈皇显然也想通了这其中的道理,面色变的极为阴沉,目中杀机尽显。

    这是他距离死亡比来的一次,上一次是康王造反,要是没有唐宁的事前预备,他早就命丧西山。

    这一次,若是唐宁晚回来一个月,怕是就只能参与他的丧礼了。

    他胸口坎坷了几下,看向唐宁,说道:“此事,朕便交给你去查了,魏间,你在旁协助。”

    魏间悄然躬身,说道:“老奴遵旨。”

    陈皇服下解药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安神香是慢性毒药,解毒的进程也很漫长,至少需求半年时间,才干将他体内的余毒彻底肃清。

    唐宁和魏间走出皇宫,魏间看了看他,问道:“唐大人,我们应该从哪里查起呢?”

    唐宁道:“先去内侍省吧。”

    内侍省又称内省,是担任皇室日常起居用度的一个机构,陈皇安神所用的熏香,就是在内侍省预备的,然后由宦官或是宫女从内侍省取来,拿到养神殿。

    既然要查,自然要从源头查起。

    当然,唐宁是事前知道答案的,他知道效果不是出在内侍省,无非就是走个进程,消弭陈皇的怀疑。

    内侍省,唐宁看在摆在桌上的香炉,将其中的香灰捏起来,放在鼻子下方闻了闻,说道:“没有效果。”

    既然源头没有出现效果,必定就是有人在将香炉从内侍省运到养神殿的进程中动了手脚。

    唐宁看着内侍省的官员和下人,说道:“昔日迸发的事情,不要通知任何人,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迸发过……”

    几名官员立刻躬身道:“是……”

    虽然有唐宁的叮嘱,但是魏间依然不担忧,将信任的几名宦官安插在这里,监视着内侍省一切人的一举一动。

    走到内侍省的时分,唐宁看了他一眼,问道:“每日捧炉燃香的是什么人?”

    魏间想了想,说道:“宫女紫珠。”

    ……

    紫珠是一名宫女,她的职责就是将陛下每日要用的香炉从内侍省取回去,放在陛下的寝宫中扑灭。

    她日复一日的做着这项单调幽默但却并不繁重的事情,曾经有数年了。

    也因此,她和内侍省的宦官们早就熟习,昔日她又按时的分开了内侍省,看着殿中的一名小宦官,问道:“崔大哥,香炉预备好了吗?”

    那小宦官脸上挤出一丝愁容,说道:“好了,你快些取走吧,别让陛上等急了。”

    紫珠见他脸上的愁容有些僵硬,疑惑道:“崔大哥,迸发什么事情了,你的神色有些不太美不雅观不雅观……”

    小宦官俯首看了一眼,看到门口的一名宦官正看着他,急忙解释道:“没事,就是做错了事,被王管事骂了……”

    紫珠端起香炉,脸上显露愁容,说道:“王管事也是为你好,被王管事骂,也总比以后做错了事,被陛下和娘娘责罚要好得多……”

    小宦官点了摇头,说道:“你快去吧,小心去晚了挨罚。”

    “那我走了……”紫珠对他嫣然一笑,抱着香炉,向养神殿的标的目的走去。

    她出了内侍省,走到一个无人处,支配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从袖中取出一个纸包,将纸包中的白色粉末倒进香炉中,用手指搅动了几下,又小心的将之压平,这才收起纸包,重新抱起香炉,向前方的宫殿走去。

    她走到殿前,看着守在门口的两名小宦官,说道:“紫珠给陛下送香来了。”

    她话音落下,殿内从外面翻开,魏间走出来,说道:“陛下说他闻檀香闻的厌了,你将这香炉拿下去吧,通知内侍省,让他们明天换一炉沉香来。”

    紫珠闻言怔了怔,随后便点了摇头,说道:“是……”

    她将这一炉檀香还到了内侍省,将魏总管的话转告给他们,然后又走出了内侍省,回到自身的住处。

    一刻钟之后,她从后门偷偷的溜出来,支配看了看,发现没人留意,这才向着某处宫殿匆匆走去。

    储慧宫。

    某处房中。

    紫珠低下头,将魏总管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了唐惠妃。

    唐惠妃面色冰凉,说道:“不论是檀香还是沉香,你虽然将那东西加出来就是了,那东西还剩下多少?”

    紫珠道:“还剩下两个月的量。”

    “再加几倍的量,半个月之内,将那东西用完。”唐惠妃脸上显现出一丝狠色,说道:“铭儿曾经是太子了,陛下也到了该驾崩的时分了……”

    “你就这么盼着朕死吗?”

    唐惠妃话音落下,突然从门别传来一道声响。

    这声响中,包含着各种表情,震惊,不解,哀思,以及凌厉的杀意。

    砰!

    被唐惠妃紧闭的房门从外面被人暴力翻开。

    门外,褚慧宫的宦官宫女跪了一地,陈皇站在门口,被两名宦官扶持着,用绝望至极的目光看着唐惠妃。

    紫珠面色惨白无血,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陈皇,以及他身后的禁卫,突然一咬牙,猛地撞向了身旁的柱子。

    砰!

    一声闷响之后,那柱子上多了一片扎眼的血迹,紫珠的身体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唐惠妃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看着陈皇望向她的复杂目光,又看了了地上紫珠的尸身,脑海一片空白,整集团瘫软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