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修真小说 > 巨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七十九章 蟹道人的主人
    韩立看到此幕,面色一变,心中念头急转。

    难道石斩风并没有死,只是发扬了某种假死的秘术躺在一旁,以乘机窃取心脏?

    一念及此,他心中大急,速度又加快了近半,瞬间扑到石斩风尸体左近,劈手抓下。

    一股凌厉无比的力气抓向石斩风的脑袋,便要将其击碎。

    但就在此刻,“轰”的一声!

    一团耀眼血光从石斩风体内传出,一股有形潜力从血光中迸发而出,瞬间席卷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不只将韩立的爪劲击溃,还将韩立还有前面跟来的石穿空尽数弹飞。

    韩立身形一晃,落在十几丈外,面色变得有些美不雅观不雅观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

    血光似乎心脏般跳动,但石斩风却并未像韩立猜想的那样复生,尸体反而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枯槁起来,转眼间化为一具干尸。

    韩立眼见此景,倒是一怔。

    那颗心脏随即渐渐从石斩风的尸体中飞出,静静悬浮在了尸体上空尺许处,分收回明亮血光。

    不外那股有形潜力,此刻却消逝无踪。

    韩立眼睛一亮,立刻再次飞身扑上。

    石穿空也立刻扑出,抓向那团心脏。

    一旁的“小紫”照旧呆立在那里,并未有任何举动。

    “小紫,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入手!”远处的沙心眼见此幕,怒喝一声。

    “小紫”身体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向那团心脏,两手一抬,正要驱动那两具傀儡。

    就在此刻,她眼中忽的泛起痛苦之色,两手抱头,倒在了地上。

    韩立比石穿空快了一步,将心脏一把抓住,然后身形一晃,飞身落在了“小紫”身旁。

    沙心眼见此景,顿时一急,单手掐诀,指尖泛终点点金色符文。

    “小紫”眉心处金光一亮,神情再次变得冷漠,单手抓过身旁的金色长枪一挥,另一只手手指屈伸点动。

    层层叠叠的金色枪影,带着一片金色气浪,横劈向韩立。

    同时,呆立在一旁那两具人形傀儡也立刻飞扑了过去。

    韩立眉头皱起,闪身躲开枪影,正要迎向那两具傀儡。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彼此残杀了。”就在此刻,一个声响忽的在韩立脑海中响起,正是蟹道人。

    韩立听到蟹道人的声响,心中一动,不再和两具傀儡纠缠,飘身行进。

    但两具傀儡也停了上去,没有继续追来。

    韩立心中揣摩着蟹道人刚刚的话,目光则望向了“小紫”和沙心。

    “小紫”神情冷漠,并不变化,而沙心面露惊异之色,正好也望了过去。

    二人视野顿时碰在一同,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异常。

    “蟹道友,你总算出现了,你在何处?”韩立飞身行进数十丈距离,心神联络蟹道人问道。

    “我就在那水晶棺内,刚刚我的傀心吸纳了一股血脉之力,我才干借机清醒,不外我的时间不多,你细心听好我接上去的话。”蟹道人传音回道,声响急促。

    韩立听闻此话,心中显现出有数疑惑,却没有插嘴讯问。

    “我先前让你助我完成主人的一件大事,其实……我的主人,不是他人,便是我自身。我的身份,乃是曾经的积鳞空境之主。当年由于一些事情,同时又遭人暗算,重伤濒死,所以炼制出了一具仙傀儡,并且将局部记忆封印到外面,之后又阅历了一些变故,分开了下界,这才遇到了你。”蟹道人继续飞快说道。

    韩立闻言,不由回想起在魔源海与黄金蟹相遇的种种,心中不由恍然。

    “多亏你这一路护持,我的分身才干安然抵达此地,复生有望。你快些将傀心与本命晶核,和我的尸骸相融,借助此地有数年积聚的庞大气血之力,我便能重新凝练出一具新的肉身,之后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我便能彻底复生。这时期不得被人打扰,我先前让你承诺相助之事,便是替我守护……”蟹道人继续飞快说道,声响越来越低,最后彻底寂静消逝。

    韩立闻言呆了一下,但很快摇了摇,眼神恢复了清明,身形飞纵而出,朝着湖心的水晶棺飞去。

    石穿空看着韩立手中的心脏,半吐半吞,幽幽叹了口吻。

    远处厄脍早已留意到韩立和沙心之间的眼神交流,眼见此景心中大急,呼道:“六花道友,快拦下那厉飞雨!”

    六花夫人闻言,模棱两可的看了厄脍一眼,身子却没有动。

    厄脍见此,心中大怒,双目骤然泛起丝丝血光,身上也泛起道道血光,气息大涨,不知又发扬什么秘术。

    他手中蛮龙剑上的黑光骤然暴跌数倍,收回巨龙咆哮般的剑鸣之声。

    厄脍手臂一动,正要挥舞手中巨剑。

    突然间,其面前锐啸之声一同,两道金色身影飞扑而至,正是小紫的那两具人形傀儡,手中大剑朝着厄脍劈斩。

    厄脍眉头一皱,立刻闪身朝着旁边横掠,同时反手一挥,蛮龙剑化为一道黑色剑影,朝着那两具傀儡一个横斩。

    两具人形傀儡反响也极快,脚步立刻一错,手中大剑继续刺向厄脍,手中盾牌却横在身前,抵御蛮龙剑。

    “咔”“咔”两声爆裂之声传来!

    蛮龙剑直接劈碎了两具人形傀儡的盾牌,随即斩入了两具傀儡体内,深陷其中,但这一剑的威能也就此耗尽。

    这两具人形傀儡此刻并未丧失才干,同时扔掉了手中大剑盾牌,两手猛地合拢,死死抱住蛮龙剑,同时体表金光骤然大盛,分收回一股股爆裂般的摆荡。

    厄脍面色一变,连抖两下,都没能将两具傀儡震开,急忙放开剑柄,身形向后电射而去。

    “轰”“轰”两声惊天巨响炸开,两轮金色骄阳显现而出,随之左近虚空一阵嗡鸣后,显现出一道道裂痕来!

    整个地下空间隆隆哆嗦,有数碎石落下,血湖上泛起一片惊天波澜。

    数百丈外人影一花,厄脍身形显现而出,面色美不雅观不雅观无比。

    不外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望向湖心水晶棺,以及飞身落在棺材旁的韩立,目光悄然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此时,四象战傀飞射扑至,将其围在了中间,“小紫”正端坐在那只玄龟傀儡身上。

    “厄脍,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恶事做尽,昔日便是你的死期。”沙心冷笑一声,接着单手一扬。

    四具战傀立刻扑上,各种攻击如雨般朝着厄脍淹没而下。

    韩立快步走到水晶棺旁,俯下身子,将手中的心脏毛骨悚然的放入骸骨胸腔。

    心脏血光立刻一亮,而圣骸也骤然分收回耀目光芒,彼此照应普通。

    韩立随即又取出了那只金色圆珠,面上显露一丝踌躇之色。

    那心脏自然是放入尸骸胸腔内,不外这圆珠放在何处,蟹道人也没有说,是该放入尸骸的丹田,又或许是头颅?

    “厉道友,那圆珠应该是圣骸的本命晶核,需得将其和心脏相融为一体才好。”就在此刻,一个声响在韩立心中响起,却是六花夫人的声响。

    韩立俯首朝六花夫人望了一眼,微一沉吟,将圆珠放在了心脏之上。

    圆珠上金光大放,一闪融入心脏内。

    原本血白色的心脏骤然被耀眼金光包裹,颜色赫然飞快变化,几个呼吸之间变成了纯金之色,同时飞快涨大数十倍,和庞大的尸骸完美契合。

    砰砰!

    砰砰!

    金色心脏有力的跳动,弥漫着崭新的生机。

    随即一道庞大金色光柱从尸骸身上迸发而出,直冲向上,收回庞大呼啸之音,似乎是有数年后重生的狂喜长啸。

    一股浩荡如星空天穹的气息摆荡从光柱内迸发,左近虚空猛烈震颤。

    韩立身躯也被这股庞大气息震退,向后连退了几步,这才站稳身体,眸中闪过一丝骇然。

    整个血湖立刻波澜翻涌,尽数朝着水晶棺涌来,融入外面的尸骸中,朝着金色心脏灌注而去。

    一道道血光顿时从心脏内涌出,蔓延到了尸骸遍地

    尸骸体表顿时泛起有数肉芽,飞快交织在一同,化为一层血肉。

    随着周围血水的集聚,圣骸上的血肉飞快增多……

    此时,血湖边缘早曾经混战一片,大半片穹顶曾经崩塌殆尽,上方天光透入,却已是夜幕来临,只需满天星光洒落,却不见丝毫月华。

    “厉飞雨,你找死……”一声厉啸,撕破了深沉地夜色。

    下一刻,整片血湖为之猛烈一震,韩立眉头一皱,扭头望去,就见厄脍正双目怒睁,朝着他这边望了过去,脸上惊怒之色,余韵未歇。

    沙心此刻的心境与之截然相反,心中狂喜不已,口中大声呼喝道:“切莫让他出阵,绝不能令其阻碍主人分毫……”

    “是!”昆玉和“小紫”同时应声道。

    两人双手一掐法诀,口中吟诵之声愈发急促,脸上煞白一片,几无血色。

    只见洞开的穹顶下方,天罡四象战傀傍边,龙形傀儡呈张牙舞爪之姿盘踞西方,龙口吐息之声大作,傍边滚滚云雾吞吐不定。

    云雾之中焦灼气息清楚,裹挟着滚滚热浪,傍边包含着一股弱小的腐蚀气息。

    虎形傀儡趴伏西方,虎口大张,中有阵阵暴风呼啸而出,傍边好似裹挟有锋锐刀刃,席卷而过时,便如万仞加身。

    玄武傀儡据守南方,口中青光喷涌,便有一股有形水压掩盖其中,使人好似身负巨山,又恍如身陷泥淖,举动缓滞。

    朱雀傀儡飞悬南方,浑身赤焰涌动,张口长鸣之际,便有滚滚炽烈火焰喷涌一线,将煅烧之物燃殆尽。

    厄脍万万没想到的是,沙心在将四象战傀绝杀大阵交给两名手下之后,这两人联手催动的威力居然可以强到如此境地,硬生生压制住了自身,令他半天不得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