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修真聊天群 > 第2864章 不要成为死亡的奴隶
    宋书航内心绝无将‘机械中心反响炉’中少女炼化的念头!

    少女的人生曾经很喜剧了……她从小就成为实验小白鼠,被改构成半人半机械体,又被植入机械中心反响炉。

    好不容易从实验室中逃脱出来后,幸运遇上了宋书航才失掉了自在。

    但她刚品味到‘自在’的滋味,却又由于天劫的缘由,最终被宋书航亲手‘杀死’,借‘复生金币’末尾读条复生。

    但是,她的喜剧还没有终了!她的复生读条还没完成,半途又出事,被卷入‘胖球大佬先手激活’事情中……连身体都没保住,末尾解体。

    最终,借宋书航的怀孕注视+胚胎注视+不测之下,她投入宋书航的腹中,成了宋家女儿雏形。

    金发机械少女的人生要是独自拉出来,那妥妥的是一部喜剧,催人泪下。

    明明是个十分懂事灵巧的小姑娘,却接受着她这个年龄不该该接受的痛苦。

    所以……宋书航希望自身能尽量给她一个完美的重生。

    这也是宋书航哪怕内心对‘怀孕’这事很依从,却照旧硬着头皮,想方设法将金发机械少女安然生下的缘由。

    而如今,眼见着‘女儿’行将出生,在最后一步却出了不测。机械中心反响炉内的她居然似乎一件法器一样,要被炼化。

    一旦被炼化的话,那她的‘重生’就彻底完蛋。未来的她,将做为宋书航的特殊法器存在,失掉独立性。

    这不是宋书航想要给她的完美重生。

    “小星星助我!”宋书航沉声道。

    “我全力配合你。”Q版流星白也觉察出宋书航体内‘女儿’的异常:“但是,这事不只需求你和我努力,还需求她自身加把劲才行!”

    【想要成为一件法器被炼化】虽然是不测,但也无机械中心反响炉内‘女儿’自动配合的要素。

    她似乎对‘活着’这个概念爆发了一种惧怕,在快要重生之时,她心中涌上一种对志向的惧意,她惧怕‘生’这件事。

    “我会尽量安抚她。”宋书航道。

    他念头一动,凭着自身的意志强行中止‘机械中心反响炉’外部法器炼化的进程。

    但此时,一切的不朽信息+不朽之骨力气集聚于一同,构成了一股不成抵御的汪洋巨流,正向着‘机械中心反响炉’位置集聚。

    宋书航强行中止这个进程后,惹起了必定水平的反噬。

    一阵猛烈的痛苦从腹部涌现……这是比怀孕分娩更痛的痛苦级别,触及到‘不朽’概念的痛苦。

    宋书航神色一白,额头珍贵的‘超?劫仙冷汗’末尾分泌——假定将他此时的冷汗甩出去,每一滴都能制造一片冰川!

    毕竟,比起眼泪来,劫仙的冷汗愈加稀有。

    宋书航痛苦的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一丝惨叫,痛到叫不出声来,他只能死死抓紧流星剑的剑柄,用哆嗦来接受痛苦。

    “小宋宋,还好吧?”Q版流星白担忧问道。

    “没……事,给我一点点……时间,缓一缓。”宋书航哆嗦着回道。

    然后,他渐渐的坐倒在地,找了个让自身温馨的姿态躺了上去。

    在诸天万界修炼者疑惑的目光中,他伸直成一团,似乎被洒了盐的蚂蝗,身体在悄然抽搐的同时似乎都缩水了大半。

    【霸宋大佬这是怎样了?】

    【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他对‘强者鉴定术’的改构成功了?】

    【连霸宋晚辈自身都接受不住的痛苦?那改良后的‘强者鉴定术’要恐惧成什么样子?】

    【下次的霸宋晚辈‘讲法’,我们还要不要去看?】

    相似的讨论声,在‘修真聊天’的各个群里分散。

    看着痛苦抽搐的霸宋大佬,诸天万界的修炼者,特别是小萌新们,内心显现惊慌表情。

    而眼力弱小的长生者们,却能看到在霸宋的腹内,多种不同的‘不朽信息’在碰撞!

    遗憾的是这些‘不朽信息’存在于霸宋的体内,无法被外人所不雅观不雅观测。即使是长生者,也只能隐约推测出一些皮毛。

    【霸宋这是在强行融合‘不朽信息’?但不朽信息在他体内在妥协,所以才招致他如今如此痛苦?】

    【以修炼者之身强行接触‘不朽规律’而不亡,甚至还能将它们强行融合,霸宋真实可怕。】

    ……

    ……

    时间一分分过去。

    宋书航这波足足痛了十余分钟后,痛苦水平才失掉缓解。

    他的‘忍受痛苦’属性完整记载了这次的痛苦数据,体内末尾分泌免疫这类痛苦的抗体。

    又过了数分钟后,宋书航的神色恢复了一些。

    而此时,一切的‘不朽信息’+‘不朽之骨’投影的力气,缠绕在‘机械中心反响炉’的周围,一层层的旋转着。

    “呼~”宋书航深呼吸,双手再次抓紧‘流星剑’的剑柄。

    剑尖,再次悄然碰触‘机械中心反响炉’。

    叮~

    再一次碰触的小道之音荡起。

    借着这一次的碰触,宋书航将自身的‘心意’传递给‘机械中心反响炉’中的少女。

    人不能只看着过去……假定不时被‘过去’约束的话,就无法向前看,就会疏忽掉前面的美妙。

    “死亡并不成怕,可怕的是被死亡那虚伪的虎皮震慑住,成为死亡的奴隶。”

    “你还年轻,你的重生才刚末尾。”

    “让我来通知你,死亡基本不算什么。我哪怕死了上百次,也不会屈服于死亡。”

    “修士对死亡可以抱有畏惧表情,但又不能真的被死亡吓住。”

    “就让你来看看我面对死亡的阅历吧。”

    宋书航借着碰触的机遇,给自身的‘大女儿’劝导,给她勇力,让她重新正视死亡。

    说话间,宋书航末尾将自身‘一次次死亡’的往事,播放给‘女儿’不雅观不雅观看。

    ‘儒家金莲世界’一次次死亡、一次次倒下、一次次复生,到后来每拿到‘复生法器’不久后,就各种不测,爆体、以身炼器、被切成碎块、在天罚下只剩个头颅、被九品天劫下被轰成渣渣……

    一次次的死亡阅历展开。

    而围绕着‘机械中心反响炉’的不朽信息和不朽之骨的力气,异常被宋书航‘一次次死亡阅历’牵引,爆发了共鸣,以一种巧妙的轨迹末尾运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