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异世从心 > 注释卷 第七十四章 节目
    看到女孩馋嘴的样子,李顿打趣道:“你嘴角口水流出来了!”

    “哪有!”慎希月洗了下嘴,挽起袖子擦了擦嘴角,却没有觉失掉一丝的水渍。

    “哈哈哈……”李顿无良的笑着,同时将手中的橙汁放置于茶几上。

    “啊!你这人好坏!”慎希月恼怒,“人家只是一天没吃东西了!有些饿嘛!干嘛笑!”

    “呐,果汁我给你拿来了!想吃啥自身去厨房点,记得给我带点!该轮到你端了!”李顿拈轻怕重,转移话题道。

    白了李顿一眼,慎希月起身去往厨房。

    温馨的靠在沙发上,端起果汁,翘起二郎腿。饮一口橙汁,环顾着喧哗的大厅,等候着时间的流逝。

    不久,慎希月端着两盘冒着热气,飘散着香气的糕点走来。

    “厨房说还没到饭点,如今只需这些糕点、饼干。”慎希月带着丝遗憾的说道。

    她将盘子放置于茶几上,在李顿身旁的沙发坐下,拿起一枚冒着热气的圆形小饼干,轻咬了一口,将饼干咬下大半。

    “厨房的女仆跟我说待会有电视机器搬过去。”她嘴里嚼着饼干,模糊着说道。

    “哦?”突然听到了一个熟习的名词,李顿惊疑出声。这名词像极了他上辈子运用的那种电视,但他也一时拿不准,毕竟这是异世界,可以相反名词的指的却是别的的东西呢?

    “你知道电视机器是什么?”看到李顿的反响,慎希月猎奇的问道。

    “呃……”李顿想了想,由于拿不准是不是和他想象中的事物相反,还是决议说假话,“不知道,不外听字面上的意思,应该是运用电能,给人不雅观不雅观看的机器吧?”

    “哦……”慎希月有些绝望的应了一声。

    由于李顿和她一样都是来自环海对岸的大陆,所以也没有怀疑什么。

    在大陆上,慎希月从没有见过或是听说过电视机器,不知道电视机器的用途,致使于刚刚在厨房时被女仆告知会有电视机器搬来,她基本没在意,心思全都扑在了挑选糕点上。

    但如今想来,还是有些猎奇!

    觉察到女孩的绝望,李顿安抚道:“不是说待会就搬过去吗?到时分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李顿也很猎奇那电视能否和自想象中的不合,他刚刚前脚刚与女仆埋怨无聊,这会儿就有电视机器搬来,或许这东西就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呢?他心中有些等候。

    没让两人等候多久,就有几名身着蓝色工装的人,端着一座长方形像是黑板一样的扁平盒子走入大厅,在两名女仆的指挥下立于大厅一侧的墙壁上。

    这应该就是电视了吧?李顿与大厅内的其他新人一样,猎奇的望着那几人在机器上捣鼓了一阵,装置上了一个小盒子。

    黑色盒子渐渐亮起,画面显现,声响从盒子处传来。

    “我xxx终身行事,何须像你解释!”

    画面中的人影挥袖,转身分开。接着又是一阵女声的自语。

    “哇!”大厅内传来人群惊喜的呼声。他们其实也早就有些聊天烦了,没想到岩林巫盟的巫师居然会思索到这点,给他们提供电视消遣!新人们停下聊天,留意力被电视吸引。组装电视的几人在电视播出画面后,收拾东西分开。

    “哇!快看!好神奇呀!居然有人在外面动!还能收回声响!”慎希月收回了一声惊呼,拉着李顿的袖子,兴奋地说道。

    “嗯,看着呢!”李顿回道。

    看样子这电视机器就是李顿记忆中的阿谁电视。

    “这是怎样做到的?难道是巫师们在偷窥他人的生活吗?”说着说着,慎希月又末尾惊疑起来,她有些惧怕的支配环顾,似乎在担忧自身的生活正在被人偷窥着。

    李顿有些好笑的看着女孩的反响,他安抚道:“应该不是偷窥,你看那画面的转换,应该是事前保管好的影像!”

    他想了想,举了个女孩应该听得懂的例子:“打个比如,你可以把它当成是马戏团扮演的情形被记载上去,然后放不才面给他人看。”

    “哦!所以这盒子外面的都是小丑演戏的记载喽?”慎希月似懂非懂的点摇头,回道。

    噗嗤!李顿被她说的话逗乐,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效果。

    “你笑什么!我了解错了吗?”慎希月有些不满道。

    “没!基本没什么错误,不外外面的演员的位置必定是比你说的小丑高的!”李顿赶忙回道。

    “哦!”

    慎希月被电视内播放的情节吸引,应了声,将这个效果抛之脑后,末尾专心的看影像。

    李顿回想起在厨房内提出的要求,看样子他这超能者的身份比预想还要高,不只是可以谈个好待遇,连一些合理的需求也会被满足!

    ------

    会场内。

    两名身着金丝编织出繁复精巧图案的黑底长袍的女子着急的走着,身上辐射出的魔力摆荡,展现出两人正式巫师的实力。

    右侧是一名高瘦的女子,而左侧那人则带着一颗耳钉。他们视野从会场内路过的一个个行人脸上扫过。

    “这会场都走两边了,怎样还没有找到阿谁叫李顿的新人?”右侧高瘦巫师埋怨道。

    “会不会曾经参与别的组织了?”左侧带着一颗耳钉的巫师猜想道。

    “不会吧?我们可是第一时间从资质检测员那里失掉的音讯!”高瘦巫师辩驳道。

    “怎样不成以!那人漫天要价,音讯回复又慢!我们主管又喜欢和人讨价讨价,失掉这音讯早就不是第一时间了!或许早就被别的组织姗姗来迟!”耳钉巫师言语有些猛烈的埋怨道。

    高瘦巫师嘴唇张合,却不能接着说出辩驳的话语。往年来的主管是什么德行他也知道,小里小气的,一谈到钱就会锱铢必较!

    “调用监控查一下吧?这么找下去也不是事,看看是不是曾经参与了哪个组织!破费的魔石算我一半吧!”耳钉巫师说道。

    高瘦巫师点了摇头应下,他在会场内有些关系,花点钱打点下可以让人调取一会儿监控找人。原本若是主管可以报销魔石的破费,他早就联络人调取监控了!但主管却是个葛朗台……

    不久,音讯传回。

    “阿谁李顿确实曾经参与别的巫师组织了!是阿谁叫做岩林巫盟的!看监控记载的时间,他出来的时分主管刚从资质检测员那失掉信息……”高瘦巫师越说越无法。

    “该死的葛朗台!”耳钉巫师埋怨了一声。

    “嘘!小声点,要是传到主管耳里可就不好了!”高瘦巫师赶忙劝道。

    “没事!这里只需我们两人听到!我置信你!”耳钉巫师拍了拍身旁高瘦巫师的肩膀,必定道。

    高瘦巫师点了摇头,挥手在两人身旁布下隔音的有形屏障,转移话题道:“那如今怎样办?难道黄昏的时分去袭击岩林巫盟的飞船吗?会不会太风险了点?”

    “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如今超能者是由于阿谁葛朗台才会被别的组织抢先的,到时分要去袭击飞船的话我是不会去的!”耳钉巫师耸了耸肩,满是无所谓的说道。

    “那要是上头见怪上去,怎样办?”高瘦巫师忧心忡忡道。

    耳钉巫师无所谓的笑了笑,抬起右手在高瘦巫师肩膀上拍了拍,安抚道:“没事!要罚也是罚阿谁葛朗台,到时分我们升职加薪!”

    “似乎也对!”高瘦巫师点了摇头,他想了想,又有些担忧,“那要是主管仰仗着身份强压上去,强迫命令我们一同去袭击怎样办?到时分我们也不消然推脱的了啊!到时分要承当对面的疯狂回击,还可以招致组织间的抵触!”

    “那就去!”耳钉巫师冷静的笑着,“到时分我们放水,收工不出力,保证自身的安然就行!真要是引发抵触了,也不是见怪我们,我们只是依照命令行事!”

    “这……这样不好吧?收工不出力,要是下面见怪上去?”

    “不消担忧!还是那句话,我们升职加薪!当然,这也最好的结果,但是再差也不会晤怪到我们头下去!

    你想想,我们可是公家出了资金打通得关系,调出得监控!是有贡献的!并且这监控是最好的证据,可以证明我们的洁白!

    再说,也就是我们霓虹谜地几年前在天岭外被一场不测损失繁重,我们才会对这区区新人那么上心,往年来这招新哪还需求我们这么多人呀?来一个巫师就够了!你说是吧?

    正值用人之际,必定不会罚咱俩的!我觉得甚至连袭击人家的飞船都不太可以,我们如今势弱,可不敢随意树敌!”

    耳钉巫师眯着眼,自得的笑着,颇有一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冷静感。

    “妙啊!哥!您以后就是我哥!您这智慧真是让我太佩服了!”高瘦巫师被他的这番高论压服,将心中的担忧放下,笑着脸,很是敬仰的说道。

    “诶!低调!低调!”耳钉巫师笑眯眯的回道,视野审视着会场内,“你看那几个驻地门口!其他组织的也在探头看会场内的情形,这种事往年可不稀有,必定是阿谁资质检测员把信息卖给其他组织了,吃多家!

    我们就看着,到时分可以别的组织会派人袭击呢!”

    “我觉得应该不太可以,那岩林巫盟必定会加派人手的,到时分可以打不起来!”

    “谁知道呢!走吧!到时分假定有好戏,我们就围不雅观不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