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十五章 不知落叶何去,春天曾经到来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公允,这是无须置疑的志向,一切人想要的公允都是对他人的不公允。

    关于蒙岚来说,最大的不公允就是叶谏把如此多的义务全部丢给自身,但是蒙岚却没方法埋怨。他千叮嘱万吩咐,让红面在深夜把文件全部交给蒙岚,蒙岚拿到文件之后草草地看了一下,心中那块悬着的石头总算是砸在了脚上。

    一切文件思索的不是叶家和达西家的展开,而是三大家族由于家主的缺失而衰落,让一切权益彼此争斗最后全体末尾衰落,一切的文件都是关于这之后的事宜。简直就像是死前安插剩余义务一样,可是蒙岚什么遗产都没有拿到,只能默默地把他所做的事情继续下去。

    蒙岚和哈特早就预见了这样的结局,当年那番傲岸的讲话,应该也是在描画如今的外形。迎娶娜娜,刺杀卡瑟,栽赃范家,最后终了自身的生命,三大家族的鼎盛时期终于终了了,西叶城的鼎盛时期也终于终了了。

    “那家伙真是烦人啊……”蒙岚百无聊赖地翻着桌上的文件。

    一边的红面点了摇头,激动地说:“没错,真的很烦人。就连娜娜小姐的事情都曾经全部安插好了,后续的事情全部都曾经预备好了,包含叶家的后续安插,以及我们这些人的去向。”

    蒙岚摘下眼镜,面无表情地看着暗淡的灯光。

    “心中不时只需一集团,为了自身的目的却又迎娶他人,故意去损伤他人,但实际上却无时无刻不为他人着想着。叶谏这集团,真是烦人啊……记得他有句话是怎样说的——虽然我可以不择手段地行进,但这个进程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甚至会觉得恶心。不该该这样吗?假定完全严酷的话就会有很多人不满,实际上良知和痛觉一样,就是一个警报器,关于我也就仅此罢了了。真不知道,他毕竟是完美超人,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

    红面点了摇头。

    “托他的福,接上去我们的一切义务都要转移到地下了。事情还远远没有终了呢,必需求不时往行进——他在的话,必定会这么说吧。”

    红面再次点了摇头,知道如今蒙岚想要一集团静静,转身分开,他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置,比如娜娜和娜娜还有娜娜。

    独自一人坐在暗淡的房间中,蒙岚默默地扑灭一支蜡烛,插在天光殿的标的目的。他的眼前,叶谏似乎依然活着,站在那边静静地看着他,照旧是那张烦人的愁容,但却染上了些许疲惫的灰色。烛火不时摇曳着,叶谏的身影也在不时摇曳着,渐渐地,他消逝在蒙岚的面前,收起了疲惫的愁容,换来最绚烂的愁容,那是蒙岚第一次在西叶城见到第一次回来的叶谏。

    “那么,永诀了。”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蒙岚眼前又显现出叶谏的影子,他的身边是那位故人,他们手挽着手走向月光最明亮的位置,脸上都挂着最纯真最斑斓的愁容。

    依照叶谏成为叶家家主时就曾经立下的规矩,他逝世之后,一切从简。假定可以的话就把他掩埋在他买下的那座山上,不消特意和那里的主人在一同。葬礼在天光殿事情的三天后,十分复杂,到场的不外只需叶家外部的一些人以及和叶谏交集较多的几人罢了。

    卡塔尔预先回想起来,首先会想到的,是那一天不才雨。就是这么一个细雨绵绵到让人心慌意乱的一天,他站在那座山头,看着有些伤感的女子,衣服全部被雨水打湿。

    “为什么不打伞?”卡塔尔把伞放在娜娜的上方,自身的面前被雨水打湿。

    “虽然时间很短,但也是夫妻一场,就算没有什么意义只能伤到我的身体,我也希望这样做。”雨水顺着刘海滴落在胸前,娜娜照旧没有任何反响,只是静静地看着叶谏的坟墓。

    该做的都曾经做了,叶谏的葬礼此时曾经终了了。

    叶谏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亲人呢?他自身照旧看重的,也就只需依然在尼莫王国的姐姐,在去天光殿之前就曾经写好了信,明天应该曾经寄到了她那边。除此之外,葬礼也就只是来了一些不得不列席的人,几个很有可以秉承叶家的人,几个和叶谏有很多协作的人,几个议会的人。

    甚至连祝愿都没有,一切人只是静默地看着叶谏的入葬,没有一集团为他流下一滴真正的眼泪,这个可以载入史册的男人就这么静默地分开他的坟墓。

    “之所以故意让我分开,也是由于这个吗?父亲他们可以也是他设计的,我本不该该为这集团表显露一丝哀痛,但他连自身都曾经设计到死了,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看清的,既不能直爽地哭出来,也不能任性地发怒。”娜娜知道,她哀痛的缘由实际也不是这个,只是由于到最后她都没方法走进他的心中,只是由于明天不才雨。

    “我没有多少可以跟你说的,只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活着,可以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虽然这么说很不担任任,但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活下去,就算活着只是受苦,就算活着只是熬煎,我也希望你能活下去。不活下去,生活就真的只剩下苦难和熬煎,还活着,那么前面照旧有一束光,就算那很淡,也足够了。”卡塔尔有些无语伦次,这是他第二次了,应该顺应了,但怎样可以顺应的了呢。

    娜娜站了起来,雨水照旧浇灌在她的头上,但比起刚才曾经少了很多。天边明明响起了雷声,却又出现淡淡的光,让人看清空气中的灰尘。

    “我会活下去,至少也要看到他和你们穷尽一切发明出来的东西。就和你说的一样,虽然迷茫虽然忧伤,但眼前还是有一束淡淡的光在。卡塔尔,春天,到了。”

    照旧没有打伞,娜娜从卡塔尔身边分开,没有多余的话,没有道别,就只是普普统统的走开,甚至没有擦肩。就是这个淋成落汤鸡,有些落寞又衰弱的身体,此时却显得特别斑斓,就算满脸的疲惫,眼中却又是无与伦比的暖和。

    “是啊,春天到了。”

    依照第一席的指示,卡塔尔分开了他的办公室里,此时第一席正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小雨。

    “刚参与完葬礼,有什么事情吗?”卡塔尔的声响充溢倦意。

    “你应该也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如今三大家族的家主都不在了,并且在家族中也找不到一个适宜的秉承人,依据我们的判别方案靠着议会的权益介入,然后取消三大家族的家主职务,让他们自身分家产去。三大家族算是走到了止境,你和叶谏走得很近,也是某些人的目的,和三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络,所以你也不能继续留在范家了。来议会吧,让我们来一同处置叶谏留下的这个烂摊子。”

    和第一席想的一样,卡塔尔没有多想,直接就回答:“谢谢,可以成为议会的一员,我十分荣幸。”

    第一席照旧看着窗外,喝了一口热饮说:“叶谏这集团真是烦人,留下了那么多事情,并且一切事情还必需依照他的来,不依照他的来要么就是无用功,要么就会让西王国开展。”第一席还说了很多埋怨的话语,这些他都没无机遇在叶谏面前说出来。

    “春天到了。”

    第一席看了一眼窗外,雨曾经停了,太阳出来了,雪曾经末尾消融了。

    “是啊,春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