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瘟疫医生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一个答案【求月票求订阅】
    死亡的气息弥漫,极夜下的冰寒山顶上,曾经不再有罗斯人的身影。

    指挥中心里一片惊乱,留守山脚下的人员们也是惊急,罗斯队员们激动地骂着什么,但在他们心中更多的是困惑不解……卫星拍到没有人强迫姆斯季斯拉夫他们,是他们自身跳下去了。

    前一刻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后一刻就成了冰面上的一堆褴褛血肉。

    其它中央的震惊喧嚣没有打破山顶上的寂静,那些似实似幻的因纽特人望着顾俊。

    吴时雨、薛霸他们都已觉察到,这帮人似乎就等着顾俊的到来,从他们登上这个荒岛,就要把顾俊引来这里。

    或许早在登岛之前,阿谁经纬度坐标就是要把顾俊带过去?

    “你很愤怒。”这时阿谁因纽特人首领容貌的中年男人说道,臃肿的长脸面无表情,狭小的眼睛里蒙着混沌,像是在对顾俊说:“你也很紧张。孩子,你不需求这样。”

    “我需求怎样样不由你们说……”顾俊沉声道,心念电转着这个幻象要怎样破毁?

    上次他破毁食尸鬼陈发德的幻象,是运用了那句拉莱耶之咒。但是如今……那句咒语变得不适宜,这些因纽特人就是敬重拉莱耶的教徒,这个幻象的面前就是阿谁诡秘的教团。

    并且这个中央,正是举行着敬重拉莱耶的祭典。

    假定他念出那句咒语,会有什么结果?会不会就是他们把他引来这里的目的?

    “孩子,我们看着你长大。”因纽特人男人说道,“这半年来,你成熟了。”

    于晓勇他们瞥了瞥顾俊,见他冷静,他们也就先冷静,不能进,也不能撤离……

    “就像稚鸟的翅膀长好,便要分开巢穴,分开曾经的喂养与看守,飞扬在天空上。”

    阿谁中年男人继续道,乌黑天空中那些鸟类突然鸣叫不已,嘶沙诡异的叫声刺痛了众人的耳膜。

    “你做了很多我们都不曾想到过的事情,你没被体内的力气击倒,你有了属于你的自我。”

    在男人说着这话的同时,其他的因纽特人都显露了愁容,像是快乐、欣喜、祝贺。

    就在这些人身后,隐约出现了一些人形黑影,一道道既凝聚又模糊,好似是些黑袍人。薛霸他们敏锐地想起,这跟通爷陈说的迷雾中的教团众员很相似……

    这一帮因纽特人,以及阿谁拉莱耶教团,似乎确实就属同一个异教。

    “来生会对你的看法不够深化,之前我们也曲解了你存在的意义,直到近来才有了新认知。”

    “我们曲解了伟大存在赐予我们的启示。”男人说着,长脸上没有懊恼只需安静,“这是我们的愚笨。”

    顾俊敛聚着目光,咬了咬紧牙关,看着这些比冰雪还令人心寒的因纽特人、这些黑影……

    果真,拉莱耶教团和来生会是不同的组织,协作的关系。

    不外以这家伙说的,这一切并不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曲解”?他们之前是觉得厄运之子必将把他吞噬,再被来生会吸噬蚕食掉吗,还是厄运之子会把来生会也吞噬掉?

    但最终的结果全都不是,他没死,他也没丧失自身。

    “孩子,你分开这个世界上。”因纽特人男人又说,“是一个答案。”

    “我来这里只需一个目的。”顾俊冷声道,“那就是把你们和恶梦病干掉。”

    那些黑影中有人悄然地摇头,因纽特男人也是不以为然,“那不是病,没有病是让你窥见世界的真实。你们说的病人,他们是幸运的,他们从碌碌伟大中盼望不伟大,而经过梦境,他们获知了伟大的微妙。”

    “幸运?”顾俊心中怒气沸腾,闪过了诸多患者谵妄的容貌,秦教授、强哥他们的面孔……

    那男人继续说着:“我们人类弱小的头脑,只需以梦境的方式,才干够接触到那些伟大者的声响。他们一集团还听不到什么,但把他们的肉体挨近一同,就能听到更多。”

    “孩子,你知道吗,你到来这个世界的方法,就正是我们从梦境声响中失掉的启示。”

    骤然间,顾俊眼前有些别的幻觉画面闪现,旁边的吴时雨也顿时眼前迷乱,众人的头都痛了起来。

    他们似乎看到成群的孩童癫狂的稚脸,转而就变为成堆的尸体,又似乎就出如今前方……

    是当年那些被盗拐的超感孩童!

    猛烈的头痛中,顾俊明白了,在广庭市案件到他出生之间的九年,教团和来生会的超感儿童项目并没有失败。

    超感儿童倾听梦境的声响……是一个步骤,孩童们从梦境中搜集“伟大者”那混乱的信息,有意义的信息……直至肉体枯槁,全然被暗中腐蚀,堕入谵妄、疯狂、死亡……

    那些信息却由这些邪信徒整理出了意义与巧妙,他们从中取得了灵童培育之法,那些用以胎教的音乐、呼唤……

    他的出生,由那些孩童的生命换来。

    “啊……”顾俊收回了一声闷叫,“你们可真是丧尽天良啊……”

    如今他们搞出恶梦病,并不是专门为了把他引来这里,而是为了搜集更多的、更明晰的信息。

    阿谁经纬度坐标,也许是要把恶梦病患者的肉体挨近而来,从这里出来梦境世界,化为另一种力气。

    而关于他顾俊的存在,这些人另有方案。

    感应到同伴猛烈的肉体摆荡,吴时雨努力唤道:“咸俊,撑住……”但她自身也曾经卷入了漩涡。

    “孩子,你愤怒的、执着的只是些虚妄。”中年男人依然安静,谆谆教诲普通,“你觉得它们重要,只是由于你还没有见过足够多的真实。孩子,以你的自我,再看一看吧。”

    男人的话声刚落,整片山顶就似乎旋转了起来,一切的因纽特人齐声念诵起了什么,怪异的声响迅速变得狂热。

    “啊!”于晓勇、章小琪等北极狼成员们痛苦大叫,有人捂住了脑袋,有人失控地按入手中枪支的扳机,砰砰的枪声既密又乱,却打不中前方的任何东西。有人简直滚落山坡,还好及时被尚能控制自身的薛霸和蛋叔拉住……

    吴时雨面色煞白,脸部的青筋却都暴突起来,像随时就要爆开……

    众人的眼睛都在突起,涌满惊异的血丝,楼筱宁的左眼也是如此,在那边有一只无皮北极狼就是独眼的。

    顾俊心中的怒火已是熄灭到了极致,但这一刹那,他感到无法动弹,似乎被什么拉扯禁锢着……

    这时一片异光掩盖了他们,是天空突然出现的北极光,颜色似幽绿似诡蓝,萦绕着他们,约束着他们。邪信徒们的诵喊声越来越大,就在那两列北极狼尸体的中间,一块庞大的石刻浅浮雕从雪地里轰隆升起,群鸟末尾嗥叫。

    那块浮雕上,刻着有数难以名状的肢体,彼此缠绕扭结在一同,怪异,狂乱。

    除了这些可怖的图案,还有一些微妙的文字,新颖得无法识别。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因纽特人在狂呼着、啸叫着,顾俊脑袋裂痛,心脏也抽痛起来,似乎汹涌着什么……似乎他也在呼啸……

    骤然之间,他听懂了这句话,异常堕入巨痛的吴时雨、薛霸、蛋叔、于晓勇他们也都意会了。

    【在永世的拉莱耶宅邸中,醒悟的克苏鲁候汝入梦】

    他们一切人,似乎正在进入着一个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