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穿越小说 > 唐枭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特殊之癖?
    魏元忠这老小子手中有东西,但是此人心思狡诈,是相对的难以对付,岳峰不能判别接上去他会如何出手,是不是会继续揪着王庆之的案子不放?

    依照普通的逻辑,魏元忠此时应该是趁热打铁,岳峰也这样判别,因此他决议暂时先不动,先看看状况然后再冉冉图之。

    岳峰的战略很明晰,那就是借力打力,分化笼络,座山不雅观不雅观虎斗,另一方面他还要慎重小心,防止引火烧身!

    县丞张横再一次登王庆之之门,这一次他的底气足了很多,岳峰在县衙外面中止了权益的重新整肃,张横以前斗不外魏元忠,方方面面的权益被限制得死死的,可是比来这个状况失掉了改动,岳峰力挺张横,让张横在县衙外面的影响力攀升了不少。

    再说了,张横和魏生明之间的关系日趋严密,有魏生明这把刀,张横如今决议要应战魏元忠的声威。

    应战不容易,这一点张横也清楚,张横用的战略也绝非是霸道无脑的横冲直闯,他想的方法便是将王庆之拉下水,然后王庆之再能将这件事禀报给武承嗣。武承嗣这集团张横太了解了,此人最是看重面子,他能容忍魏元忠向他发起报复么?再说了,对武承嗣来说,眼下正处在关键时辰,无论是公主挑驸马的事情还是夺嫡争储的事情,都十分关键,在这种状况下,武承嗣相对不会允许有人来坏事呢!

    王庆之眉头深皱,道:“张县丞啊,我王家行事历来都以大局为重,我曾经表态了,关于王一发的案子,我坚信洛阳县衙能秉公料理,倘若王一发真有错,那是他自身罪有应得,我王家岂能让县衙秉公?这传出去不只让我王家蒙尘,也让魏王殿下面上无光,你说是不是?”

    张横嘿嘿一笑道:“庆之啊,我的王御史啊!你的心思我懂,你是想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你想过没有,魏元忠那就是一条疯狗,他这般攀咬王家,对王一发发难,其本意真是为了对王家不利么?”

    张横顿了顿足道:“前天梁王殿上去了县衙,外表上他是过去和县尊大人商榷蹴鞠的!可实际上他密会了魏元忠达两个时辰之久,凭我对魏元忠的了解,他必定是接到什么新指令了,瞧他从昨天末尾那趾高气扬的姿态,哎呦喂,您是没看到他那副惺惺作态的容貌,要不然您可以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张横渐渐凑到王庆之面前,声响压低,道:“王御史,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树欲静而风不止,魏元忠曾经放出话来,说御史您好**,暗里里嗜好共同,这个事儿正要捅出去了,王御史您想隐忍不坏大局,恐怕回头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王庆之瞳孔遽然一收,眼神之中显现出一抹惊慌之色,旋即又被一抹杀机所取代,然后他用手悄然的敲了敲桌子,目光看向张横道:

    “张县丞,你说了这么多,毕竟想怎样干?你是想把这件事捅到殿下那边去么?”

    张横道:“王御史,你我相识多年,不瞒御史,我在洛阳县衙外面被魏元忠压制,日子不好过!而魏王那边,我也人微言轻,有些话说出来魏王殿下不消然会听!

    可是王御史您不同啊,您是魏王殿下的心腹心腹,关键时分您的一句话顶我们百句千句。就说魏元忠的这事儿,我张横有私心没有?我坦率的跟御史讲,我确实有私心!

    但是,这件事我相对没有危言耸听啊,假定魏王殿下不注重此事,恐要坏大事儿!”

    张横表情一下激动起来,道:“王御史,就说**这事儿,这年头王御史有这个爱好很正常,但是这件事面前真那么复杂,魏元忠勇于向武三思拍胸脯,只怕其还有东西,嘿,这些事情您一味忍让能成么?”

    王庆之摆摆手道:“行了,殿下昔日正设宴,你就跟我一同随行,我们一同去魏王府!”

    武承嗣的魏王府刚刚新建完工,其地址就在平康坊,他简直把之前的老府邸扩建了一倍,魏王府的气度威严都是对比大唐亲王格式新建,这样的王府在洛阳可谓无独有偶,再看府邸外面门可罗雀,门庭若市,武承嗣这个魏王殿下的威风由此可见一斑。

    武承嗣如今是文昌左相,手中握有相权,同时又被立了亲王,比来公主挑选驸马他又是最抢手的人选。说来也巧了,原本武承嗣年龄比拟大了,可是他的妻子偏偏前两年病逝了,他如今家中没有正妻,太平又恰恰要在武氏子弟中选驸马,很多人都想这是不是武则天故意为之?目的就是撮合武承嗣能和太平公主结成一对?在这样的预期之下,武承嗣遭到的关注是绝后的!

    王庆之和张横到魏王府外面的时分,王府外面挤得风雨不透,担任在外面迎宾的外门管家丁聪看到了王庆之和张横,赶忙道:“昔日个二位大人来得不是时分哦!府下马上有贵客要登门,只能暂时冤枉二位如今这里稍等,等贵客临门之后,二位才干入府!”

    王庆之道:“丁管家客气了,我等以免规矩呢,等一等无妨!”王庆之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暗暗惊心,要知道他如今在武承嗣这里可是一等一的红人呢!

    尤其是比来他率先向武则天上折子,建议武则天要重新册立太子,对李旦太子之位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之后,武承嗣对他更是看重,以他眼下的身份和位置,昔日都只能在魏王府前面候着,昔日来王府的贵客会是什么人呢?

    他心中念头刚刚一动,恰在这时分远处便传来了喧哗声,随即王庆之便看到了一顶华美堂皇的轿子在众多鲜衣怒马的奴仆环伺之中奔向了王府而来。

    而王府门口传来几声炮响,炮响事前,中门大开,魏承嗣身先士卒居然亲身从中门出来迎接。

    轿撵到了门口,武承嗣弯着腰,佝偻着们,一脸谄笑的凑过去,他亲身掀开轿帘,摇头哈腰的从轿撵之中请出一人,一看到这人,王庆之愣了一下,忍不住“啊……”一下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