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都市小说 > 灵界快递 > 第二章 临江画舫
    江南水乡,水网密集,现代的陵京虽然不再靠河流来运送货物,但是犬牙交织的河流是还是偶然能看到几艘不雅观不雅观光船。

    月白色的land star在亓辰的指挥下,东窜西拐,到了一片湿地公园边的芦苇荡。

    “阿辰,这可不是个好去处,假定你那位阿姨一集团来这种中央,不说被各方权益盯上。就算被普通的佛爷盯上,也不安然。”

    “凤姨也是会功夫的,我小时分好多还受过她的指点,至少对付普通小混混没效果,并且你们担忧,陵京的治安环境十分好,城市督察队的同志们很担任,恶性立功事情十分少。”

    他说到这里又觉得有些脸红,毕竟刚迸发了一同办事处被整个端掉的惨案,说什么都算不上治安很好。

    几集团正聊着下了车,亓辰轻车熟路,穿过一片林荫小路。此时早春的花儿曾经有些开放了。张云海嗅着两旁的幽香,不由想到了一首诗,“垂杨小院绣帘东,莺阁残枝蝶趁风。最是西泠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

    他刚想到‘美人’两字,便到了路的止境,居然是一艘船。这是一艘有些仿古的船只,装饰的十分精巧,但是明晰的看出是纯木头打造的。

    “这船……可是古董了,不会是这片公园的镇园之宝吧。”

    哲子周围看看,没见到有人,指了指船问亓辰,“周围都没有人,你说的该不会那位老太太在这艘怪船上吧。”

    “土鳖!”沈悦儿请骂了一声自身的男冤家,还不忘照着后脑就是一个暴栗。

    “这不是什么怪船,这叫画舫!”

    “我靠,你别说,悦儿还真可以说对了。”

    亓辰和张云海没有搭理三集团,径直向外面走去。前者是急切的想要找到凤姨,后者是从这艘画舫中嗅到了弱小的灵界气息,这艘船不复杂。

    这艘画舫看着不是很大,但是等五人下去后发现,似乎坐开这些人绰绰缺乏。

    船舱的门被悄然翻开了,从外面走出一位白色小袄的中年女性,样貌端庄,典雅十分,一看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美人。

    “你就是要来陵京做主管的青年?”这位凤姨没有回应亓辰的问候,而是看着一旁的张云海问道。

    “是的,凤姨。”

    她上下端详着张云海,“你给的觉得,很奇特。你很年轻,这往往代表阅历不是很足,但是你没有自觉的自信,可见你还是懂的一些分寸的。三分执着,三分顽固,三分世故,还有一分的多愁善感,你跟他们不一样。”

    张云海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这位凤姨是何方神圣,居然一见面就对自身评头论足。

    “凤姨!”亓辰撒娇一样又喊了一遍。

    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岸上,目光扫过之处,居然微不成查的有几点光芒闪烁,“你们都出去吧。”

    张云海曾经隐隐觉失掉了那股闪烁感,那是一种阵法,他想的没错,这艘船和这个中央都是有灵气专门安插的。

    画舫没有动力居然渐渐在大江上飘动起来。

    “难道,这就是前几年传得陵京出现的幽灵船?”沈悦儿如有所思道。

    “什么幽灵船,小姑娘不要瞎说。”凤姨挂了沈悦儿的小鼻子一下。

    “这就是一艘普通的画舫,只不外老头子给动了点手脚罢了。”

    “凤姨,我们明天来找你,就是想问问您,老爷子在逝世之前,有没有什么征兆?”

    “他是怎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凤姨轻叹了一声,从前面的一只个小橱子里拿出一只布包来。“他走得匆忙,没有留下东西,这个东西他搁在我这里有些时间了,也许对你们有用。”

    “您,对这股行凶的匪人必定咬牙切齿吧。您对我们破案有没有一些指点性的意见?”徐国柱直接干脆的问道。

    这话虽然也是张云海想问的,但是这样直接的去问她,似乎有些不好。

    果真,老太太原本有话要说,半吐半吞的样子,听到徐国柱这样问,摇了摇头,“我不外是一介女流,跟呼延老头子也不外是……普通的冤家,迸发这样的事情谁都不希望看到,但是这不该是我的责任。既然灵界派你们过去,便是对你们充溢了决计,我老太太半截入土的人,只希望你们早日结案,给我们一个宽松温馨的生活环境。”

    老太太一顶高帽子砸了过去,顶得徐国柱一头雾水,完全听不到重点。

    张云海轻叹一声,知道老夫人对自身几集团曾经爆发了抵触心思,恐怕不会再问出什么了,率先站了起来。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本子,又用随身携带的笔飞快的写了一行字,撕上去递给老太太。

    “小子张云海,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假定您想起了什么对案件停顿有协助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当然,假定遇到了什么处置不了的困难,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说完起身率先向船舱外走去。剩下几人看张云海走了出去,也都跟了出去。

    这一出来才发现,原本画舫曾经开出了岸边十几米。张云海猛力一跳,稳稳落在了岸上。前面几人都是学院的精英才俊,自然也都鱼贯跳上了岸边。

    “凤姨,我会再来看您的!”亓辰的声响最终也渐渐消逝在了小路上。

    比及几人分开,在画舫的下层甲板上,突然渐渐走下去一集团。是一个枯瘦的老头子。

    “龟奴,你觉得怎样样?”

    “这个年轻人……很不普通啊。他似乎能觉察到我的存在。”

    “是啊。”老太太点了摇头,“他们出去总共五六分钟,我在船舱里设置的七个暗劲机关都曾经祭出,但是都被这青年用有形的灵气给化解了,并且这时期他又六次看向了你藏身的中央。”

    “哎!”阿谁叫龟奴的人也是叹了口吻,“我也不外是只动了六次杀心罢了。”

    ……

    “这个凤姨似乎半吐半吞的样子。她似乎有什么事情忍住没说。”沈悦儿剖析道。

    “你说的没错啊,就算阿辰是老爷子独一的弟子,毕竟不是自身啊。能不能被人家认可,还是要看我们自身的实力啊。”

    “你是说他老姨没看上我们的功夫?”徐国柱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就算一身是胆,能打多少钉子?”张云海瞥了他一眼,“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实力是个综合评价,不单单是自身的修为。在这个鱼龙混杂的陵京,我们得站得住脚,人家才会能认可我们。不然明天成了炮灰,人家干嘛跟我们说这么多呢。”

    “有道理。”哲子附和说道。

    “照你这么说,我们是不是该干一票大的。”

    “那是必定的,但是我们得瞅准机遇啊,不然捅了娄子,不止让整个陵京乱了,只怕就算学院也得跟着我们倒运。”

    正说话间,亓辰接完电话上了车子。

    “出什么事情吗?”

    “特战队那边通知我,老爷子后天早上在卧龙山那边遗体告别。”亓辰脸上满满都是愁容。

    “这么快!”徐国柱也是有些吃惊,这边还理不出眉目,那边就要盖棺定论,如何是好。

    “不能再拖了,曾经很长时间了。”亓辰坚决的说,“我们抓抓紧,得早让他白叟家入土为安的好。”

    “是啊,算算我们失掉音讯,还有在路上的时间,曾经好几天了,总不能让老爷子头七还不入土吧。”

    “该通知到的人都通知到了吗?”张云海问道。

    “老爷子生平交友普及,但是家里却没什么在世的亲戚了,只需两个远方的侄子,年龄也不小了,应该是不来的。”

    “这么说,到时分持子侄礼拜谢的,只需你了?”徐国柱看着亓辰问道?

    “不,还有我。”张云海拍了怕亓辰肩膀,“咱俩兄弟一场,自然得算我一份。”

    “还有我!”

    “还有我!”

    哲子跟国柱也把手搭在了亓辰的肩膀上,后者的眼角瞬间流出了泪花。

    “帖子是陵京一位跟老爷子相交几十年的耆老帮手下的,他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在陵京各界都混得开,年轻时跟老爷子做过不少荒唐事。到时分也是他白叟家帮手掌管。”

    张云海点摇头,“我明白了。我们,还是先去办事处吧。”

    车子发起,这次张云海没有隐藏行迹,而是绕了个弯开上大路,一路风尘仆仆的向办事处标的目的行驶去。

    开到城南,在陵京通往江户区的高速旁,有一处靠水而建的大宅院,占地少说有三四亩的样子,像极了苏州园林。在陵京这样寸土寸金的中央,不知道这样圆子的主人得是多深沉的背景。

    白墙红瓦的院墙上,有大片的花枝从下面探出来。

    “这些都是珍贵的‘七姐妹’蔷薇,我的天啊,这么斑斓。”沈悦儿欣喜的说道,“该不会这就是陵京所吧。”

    亓辰点了摇头,下了车子。

    陵京所的大门也是仿古修建,门槛,石阶,大门铜钉,吞兽门环一应俱全,看上去十分庄严。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羡慕!”哲子小声嘟囔一句。

    “树大招风,没有足够实力镇住场子,这样大的排场反而容易招惹是非。”徐国柱说道。

    朱漆大门上挑了两盏白色灯笼,还贴了两溜白条。

    亓辰走过去,也没有敲门,只是在一旁的几个铜钉上敲了几下,一侧的朱漆木柱上伸出来一个电子屏幕。他又将手掌摁不才面,滴滴两声事前,大门自动翻开了。

    “我靠,我以为这里是现代的深宅大院呢,原本还有这么先进的门禁。”

    “哼,人家只是仿古修建,又不真是在现代。”

    张云海摇了摇头,这对活宝到哪都能争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