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科幻小说 > 地球消亡倒计时 > 第三百零一章 缺陷和完美
    陈时听得一时无语,这大佬似乎和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啊,怎样听着听着倒像是个为国为民的“坏人”了?

    一时默然后,陈时说道:“所以你想制造不死的兵士来统一其它智慧种?”

    “不死之力并非独一的选择,但这大约也是容易尝试和完成的选择。”

    真影慨叹道。

    “你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这个什么不死的兵士,必定有什么缺陷对吧?”

    陈时冷静地问道。

    “缺陷?那就要怎样去看待了。”

    真影语气不含感情:“不死的兵士不会再存在感情,不会具有自身的看法,只听从制造者的命令,所以这不是永生,而仅仅只是不死罢了……但,没有感情摆荡的兵士,不正是一个好的兵士吗?”

    陈时听得心惊,这种说法下的不死人,不就是行尸走肉吗?果真,若是这样的不死,谁会情愿啊?那和死了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就是单纯的可以动弹的“尸体”罢了。

    “不合错误,若不死兵士像你说的反而是优点,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需求继续担忧四国的命运么?”陈时抓住了真影话中的一个破绽。

    “很复杂啊,由于我还没彻底成功,那只是我的想象。”

    真影淡淡地回答。

    陈时很想说,这个研讨课题太风险了,小心玩火自焚,可又一回想,在遗垣之都遭遇过的风险太多了,真影作为在这里十几年的冒险家,见识过的风险必定比他多,自身的劝止真实没压服力。

    “如今我遇到的费事,在于不死之力植入人体之后,虽然短时间内会增强者体的力气和速度,但要不了多久,便会招致身体奔溃,无法做到继续化的摆荡。”

    真影遗憾道:“四国之民的身体还是太孱弱了,但遗垣之都的怪物不一样,它们的身体远比我们弱小很多,不死之力的植入,不只没让它们的身体解体,反而增添了它们的实力。”

    它说着分开手术台前,指着台上的异种尸体道:“看,这是名为‘角虫’的怪物,它的特点在于繁衍力很是惊人,一旦可以供应大批的食物,一百对角虫,它们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能繁衍出上万只角虫来……最巧妙的是,被注入不死之力后,它们的力气翻了何止十倍,恢复力更是有着百倍的增幅变化。假定说最末尾它们只是遗垣之都底层的被猎食者,变化后的独自一只角虫,就可以是遗垣之都最顶级的猎食者之一。”

    真影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疯狂:“想想,一年上去,就有百万只最顶级的猎食者出现,这样的实力,足以横推一切的智慧种,四国再无要挟……甚至,可以凭此去探求更深的中央,或许是其它的天地。”

    陈时发现自身低估了真影的野心,原本他以为真影是要制造不死兵士,如今才知道,这个兵士并不是牺牲局部四国之民,而是要拿遗垣之都的异种来当做素材!

    如此一来,比拿普通人当不死者可要强多了。

    “等等,你说你遇到的费事是不死之力植入人体后会招致身体解体,那这些……”

    “角虫的身体足以接受住不死之力,可却不能如人那般遭到控制……我面对的就是这两个费事啊。”

    陈时听懂了,敢情真影在这两个选择中支配犹疑,各有各的缺陷和优点,难怪它不竭地慨叹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

    陈时踌躇着:“那你毕竟想干什么?”

    “我正在寻觅一个机遇。”

    “机遇,什么机遇?”

    “之前我并不知道,可当我看到你的时分,也许……这个机遇就在你的身上。”

    真影背对着陈时。

    陈时一懵,随即毛骨悚然,莫明其妙把自身的方案流露给自身这生疏人,怎样想都会觉得这不是什么坏事,总不能真影是一个话痨吧?

    它要对自身入手了吗?

    完了,自身还是无法动起来,心爱,真影毕竟对自身发扬了什么心思暗示?

    与陈时所想的不合,真影伸手入怀,拿出来的物品却是一个金属手套戴上,随之渐渐对准了陈时的这边,那手掌的位置隐约有什么光芒在闪烁。

    不妙,不妙。

    陈时寒意从后背生出,伽马战衣固然十分弱小,简直不成摧毁,但这并不是说伽马战衣就能完美维护主人的安然,对伽马战衣也许仅是一个可以恢复的损伤,但是主人说不定就直接死了。

    在巴黎一战时,陈时就体验到了骨折断裂的痛苦,那时分伽马战衣屁事没有,可他却差点死了,这就是伽马战衣遭到的攻击超出了进攻力的结果。

    眼看真影掏出了的物品,可以是某种人类的兵器,也可以是某种地外生命遗留的遗物,总而言之,陈时绝不想以身试险去亲身体验一下。

    可是,他无法逃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边的风险行将到来。

    等等……自身虽然不能动,可是伽马战衣应该可以觉失掉风险,从而自行发起才对!

    陈时猛地醒悟,若说前面没动弹,那是由于真影还没发起攻击,甚能了解,那为什么到此时,真影行将对自身不利,伽马战衣还没动弹?

    这不合错误……

    陈时深吸一口吻,遭遇风险,伽马战衣会自行运转,如今既然还没静态,难道是没觉察判别到风险,还是说伽马战衣失效了?

    合理陈时感到心悸之时,骤然之间,那抬起手对着陈时的真影,又放下了手,随之,陈时惊喜发现,自身可以动弹了。

    “你……”

    陈时惊丧事前,转眼惊疑不定地盯着真影,忽但是然自身又能动了起来,显然不是自身按捺了某种禁锢,真实该是对方做的手脚。

    “我不明白。”

    就这么“放了”自身?

    这真影毕竟想干什么?

    “你不明白什么?”

    真影收回手套,声响平淡。

    “你刚刚可以攻击我的,我不能统一,但为什么又放开我?”

    陈时说着,却做好了猛然行进撤离的预备。

    “我什么时分说过要攻击你?让你不能动,只是让你好入耳我说完这些话。”

    真影神色如何变化,在面具的掩盖之下都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