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四章 四大世家,奇术西方(六千八百二合一)
    那名身穿朱衣,手握腰刀,做寻常捕快装扮的女子只一出现便将一切人镇住,他渐渐踱步走到了死者旁边,将手中刀连鞘插在一旁空中,半蹲下去,抬手反省死者。

    举措安静而摆荡,只神色清冷,似乎懒得和其他人多说,周身更是罩了一股阴森森死气,让人不敢妄动。

    那名州官抬手擦拭额上细汗,复又看了一眼停手的武者,心中念头纷乱如麻,一念生一念灭,心外面却清楚,若是继续下去,他绝没法子和柱邦交代。

    没法子交代了这件事情,自身的仕途恐怕便要交代了,总之两者都得交代一个,州官暗自咬牙,几次三番挣扎之后,走到那朱衣青年身后,干笑着启齿道:

    “有意大人……”

    有意不答,只是从那伤口处蘸了些血液,拿到眼前来看。

    州官一咬牙,鼓起勇气解释道:

    “这位岑元才岑先生,可有一身雄壮的儒家元气,而今被人一招杀害,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者便是那江湖散人酒自在,做不得假,再说除他之外,又有何人能这般轻而易举,杀得了一位中三品的儒生名士……”

    蹲身反省的青年从死者脖颈处收回手指,抬手拔起倒插在一旁的腰刀,站起身来,声响清冷,道:

    “死者毫无防范,心窍被内气冲撞,激荡气血上涌,窍穴清醒,刚才跌坠上去,换言之,你所言这位高手,是跌坠而死。”

    那名州官凝滞了一下,下看法道:

    “怎可以……”

    有意神色安静,解释道:“武者若没有气机护体,不外肉体凡胎,何况他刚才周身气机被人封禁,说是不通武功也无不成。”

    “何况是这种仰仗打坐服药修行出的武者。恐怕连刀剑厮杀都不曾有过,镇静之下,就此殒命实属正常。”

    “天京城大理寺每日集聚天下宗卷,不乏有此等事情。”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只需求两点要求,一则精擅恐穴之术,二则能失掉此人信任,刚才我检视其身体,曾经大醉半醺,对方若是易容,趁机下手,若非百战之辈,实难抵御。”

    州官脸上汗水出得越发勤快,呢喃道:

    “也即并非酒自在出手……”

    有意看他一眼。

    他面色冷峻,一双眸子却狭长温顺,这样的眼睛适宜出如今名动一方的美人脸上,适宜出如今温润如玉的书生身上,却绝不适宜一名手段严酷无情,杀人夺命的公门中人身上。

    州官下看法低下头来,不敢对视。

    那边身份尊贵不成言的胡人女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碧玉般的眸子完成弯月的弧度,虽不是江南女子婉约,也有令人心动不已的气质,只看着那有一双斑斓眼睛的酷吏。

    州官听得这笑声,只觉脸上似乎连连挨了好几下耳刮子,一片火辣辣的,简直不肯也不敢再和眼前的青年说上半句话,只是垂首,心中暗恨。

    有意安静道:“我不曾如此说过,不曾破案之前,一切都有可以,若是酒自在杀人后以这种手段迷惑,也极有可以。”

    “刚才死者遇难时分,可还有其他人在?”

    州官踌躇未答,一名手脚粗大的女子曾经懊悔启齿道:

    “某在。”

    “某事前和岑兄闲谈赏月,故此在旁边,看到那酒自在趁着岑兄背对着他,猝然发难,一招将岑兄击落。”

    “不才自知不是他对手,故而大声示警,却没有想到他居然直接飞退,咳,若是早知道岑兄无事,就应该先将他接住,也可以救下他的性命。”

    那大汉似乎满面羞愧。

    有意点了摇头,模棱两可,问过了那女子姓名身份,刚才转而看向刚刚被州官属下围住的两人,视野在那青年身上多停留了几息时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人曾经在哪里见过,有种熟习感,可却又说不出来,眉头微皱。

    州官见状忍着心中不适,赔笑解释道:

    “有意大人,此二人,刚才入内,点名了要去寻那酒自在,是以不才觉得,应抢先将这二人擒下,以防不测,以防不测啊……”

    他将态度放得极低。

    眼前这青年若是论及品级,尚且还要在他之下,但是有意却是直属于天京城刑部,佩戴狴犴金令,有行使督察之责,是典型的官位不高,权利滔天的位置。

    并且天下名捕虽多,罕有功劳能逾越有意的,后者年岁才二十六七,深得而今刑部尚书看重,打磨几年,未必没无机遇入主六部之一,成为这大秦权利最大的那几人之一。

    这般人物,他一介中央官,着实是开罪不起。

    有意听过了他的解释,面有沉吟之色,看向王安风,启齿问道:“这位公子,不知你昔日来此为何?”

    王安风隐瞒了更深理由,只说自身曾经在几年前和酒自在有过一面之缘,事前有过商定,之后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酒自在每年都会来这里参与梁州酒会,故而来此,有一事相求。

    这本就是他来这里寻酒自在的理由,所以此时渐渐道出,称得上一句哑口无言,果真,有意听完之后,便不曾再问些什么,转而去看其他事情。

    王安风抬手摸了摸自身的面庞,心中暗松口吻,只在心中庆幸夏侯轩所做面具不凡,事前分就连他都没能看出来,所以可以瞒得过必定知晓江湖易容术的有意。

    故人相见自然是让人欣喜,但是这个时分,还是两人相见不相识的最好,不然有意的立场上多少有些难做,他虽是名捕,可官职毕竟不高,这里也不是天京城。

    那不知为何对此事极为执着的州官若是倒打一耙,说有意秉公枉法,将这一摊水重新搅浑了,他们想要脱身出去可没有这么复杂。

    并且……

    王安风看着有意背影,摸了摸自身的脸,心外面觉得多少是有些巧妙的,上一次见面还要在四年之前,王安风没能认出来易容的有意,而这一次相逢倒是颠倒过去,换有意没能认出来他。

    他二人的关系,似友似敌,说不出个清楚,无论如何他王安风可是有前科的,上一次案子比起如今这个更是大了许多倍。

    细心算起来,他可是大秦卷宗外头稀有的凶人,入城杀官,还一口吻砍杀了几千里,踏山破寨,祖先翻阅卷宗的时分,能把他排到百年间前百位大凶悍之辈他都半点不怀疑。

    三师父曾经玩笑说那些开寨子都要暗里里供奉晚辈的画像泥塑,讨个吉利,就似乎开商户的供奉文武两财神一样,就凭他干出来的事情,混道上的阿谁听了不得竖起大拇指?然后心服口服说上一句信服。

    指不定过上几十年,他王安风便要成了悍匪的祖师爷,受那些人早晚三炷香供奉。

    虽然只是玩笑,可而今自身这个‘悍匪凶人’,‘未来百年的悍匪祖师爷’摆在这里,指不定有意心中都会有所怀疑,不说其他,将自身留下在这里,好好喝杯茶叙叙旧完全做的出来。

    并且阿谁疑惑照旧还在王安风的心中盘旋,迟迟不曾散去——

    以有意的身份,可以入了天下名捕之列,他触及到的都是大案子,可以让有意从天京城分开,远赴万里之外的江南道,想来遇到的事情,绝不会逊色于上一次王安风弄出来的案件。

    可王安风一行人分开扶风至此路上走了有一个月时间,居然没能听失掉半点音讯静态,却是奇特。

    上一次那意难平案可是震动了半个大秦的江湖和朝堂,若非是事前皇帝变卦年号为大源,下面官员求一个四海升平的局面,外松内紧,这音讯给一层层阻拦下去,恐怕静态还要更强三分,有十成十掌握直接上答天听。

    大秦刑部的名捕本就人数不够,缉拿江湖,力有不逮,经常捉襟见肘,那些刑部的官员算盘打得比谁都精明,简直把人力用到了极致。

    而今既然派出了有意,这事情就绝不成以会小了。

    再加上江湖中没有半点声张,王安风曾经可以觉失掉了有一股有形的旋涡在旋转震荡,不知何时就会一口吻迸收回来,将一切人都牵涉其中。

    独一值得庆幸的却是,昔日只得了有意一人来此。

    若是还有其他名捕在这小小的梁州城,才是事情不好了。

    这个念头在王安风的心中也只是一闪而过,旋即使不再在意,由于此事基本上可以将自身两人解除大局部嫌疑,王安风乐得闲适,便只站在刘陵一侧看着有意讯问其他人。

    ……………………

    一名精瘦女子划分开了交往的行人,敲了敲木门,三短一长又停下三息,复又重重一敲,那木门翻开一条不大的缝隙,任由那女子钻出来,刚才闭上。

    外面是个不大的店铺,火炉中烧柴火烧得正旺,旁边守着一名颧骨挺拔的胡人,显然和这人不是第一次接触,不言不语,让开了前面路途。

    来人要不客气,往前走了几步,甩手将面前的阿谁包裹直接扔到了火炉傍边,然后解上去了一处特殊鞣制过的皮囊,翻开了木塞子,将外面东西全部倾倒在了被火舌舔舐的包裹上。

    原本就烧得很旺的火苗一下子变成了蓝色,疯狂吞噬着包裹,外面那一层蓝布率先被焚毁,外面显露了白发,转眼消逝,剩下的兵器和酒壶也在转眼之间被焚毁。

    那枯瘦汉子将皮囊照旧去,拍了拍手,赞赏道:

    “道家那些方士鼓捣什么长生不死药,没什么身手,可这其他东西却着实弄出了许多,这东西有虎性,用来销毁痕迹却是最好不外。”

    “凶猛。”

    “对了,人抓到了吗?”

    老者木然摇头,拿起烛台往外面走去,把杂物推开,显露空中上一个暗道,下面盖上了一层木板,然后罩上了杂草,再堆上杂物,就算是再精明的捕快,也没有方法一下子找到中央。

    那枯瘦汉子暗赞一声,俯身下去把木板掀开,往里看去黑洞洞一片,他却毫不在意,一下子跳了出来,没收回半点声响,随手从旁边石墙上镶嵌的烛台上端起一座铜灯,屈指弹出一道火焰,将灯点着。

    旋即就端着这灯座往外面去走,这一处通道并不很深,他走了一会儿也就走到头了,外面堆着一堆杂草,下面躺着一名清瘦的女子,双目紧闭。

    枯瘦汉子皱眉去看,发现这女子所穿着都极为寻常,容貌虽是秀气,却真实太瘦了些,就只看那一双手,也不像是四大世家之一的嫡女。

    倒像是个下人。

    心中暗恼那帮家伙莫不是抓错了人,抓了个良家女子过去顶包?

    可是他旋即看到了少女悬在腰身一侧的玉佩,伸手去拨,装睡的少女下看法伸手捂住,如何可以快得过这汉子,被随手拍开手掌。

    玉佩动了动,傍边显现出了西方二字的篆体,汉子心中疑惑尽去,往后两步,将那座铜灯放在一旁,双手一叉,笑吟吟唱了个肥喏,道:

    “原本西方姑娘曾经醒过去了,得罪,得罪。”

    “可算是找着您了,为了这事情我们可是预备了太长时间,就是由于惧怕你们西方家奇术,还专门挑了集团多的时节,让你的手段发扬不开才敢下手。”

    “当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

    熙明这个时分才明白了这些凶人居然直接朝着自身过去,吓得小脸惨白,也不敢睁开眼睛来,只闭了眼睛,双手抓紧了玉佩,脑袋里不知道多少念头轮转,结果只是颤声道:

    “在,在这大城里做这种事情,你们不怕官来抓你吗?”

    她虽天真,却也知道了官兵似乎比起西方世家的小姐更为牢靠些,看法散去时分,小姐眸子凉薄,她心里此时仍满是寒意。

    那汉子似乎听了个不错的笑话,笑了一声,道:

    “官?可笑。”

    “不提这小城有什么高手,为了抓你,我可是给那些所谓的官兵们预备了个大礼,死了的那人可是和这天下最大的几个官儿是好冤家,明天死在了那里,恐怕那些官兵都焦头烂额想着抓些替罪羊来应付上官责难罢,哪里有闲心来找你?”

    声响顿了顿,不乏自得道:

    “并且这事情还牵扯上了江湖上一位小人物,嘿,如今江湖和朝堂关系本就紧张,一连触及到了两位宗师的事情,足以让整个梁州的官儿都睡不服稳。”

    “你说,迸发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又怎样会有闲心思来找你呢?怕是连养在了外面的美娇娘都没了兴味罢,哈哈哈……”

    似乎关于自身随口说的笑话颇为满意,那枯瘦汉子笑出声来,心外面直爽得很。

    熙明却只是觉得发冷。

    她从小被爷爷抚养长大,往日在西方家受了许多冤枉,也只是宗族小辈的矛盾,历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风险,鼻子一酸,泪珠子接连不时流淌上去。

    那枯瘦汉子站起身来,对这小姑娘的冤枉视若无睹,笑一声道:

    “且先不打扰姑娘休息。”

    “之后还有很长时间,自无机遇渐渐和姑娘了解亲近。”

    听得这话,熙明泪珠子掉得更凶了,那在这梁州城中做下了凶悍事情的枯瘦汉子叉手一礼,转身退了出去,倒是没有把灯座带走。

    这一下密室里又只剩下熙明一人在,也就是还开了几条缝隙不至于将人憋死在这里,所以可以听失掉外面热繁华闹的声响,和这里境地一比,更显得凄凉,熙明一双眼睛外面泪水流个不竭。

    她从不曾阅历过这种事情。

    西方家的武功奇术,她又被夺去了西方二字的姓氏,从不曾学过,爷爷也只是教给她一门复杂的小戏法,可以与血亲有感应,往日她只需心里默念,爷爷那边心血来潮,便知道是她在唤他了。

    这里距离西方家所在的蓬莱远有几万里。

    可如今她也只剩下了这么个手段,她手腕给粗绳子捆住了,好不容易才拔上去了几根头发,在手指头上绕了个节,想着爷爷教诲自身奇术的容貌,才停上去的眼泪就又有些止不住了。

    她吸了吸鼻子,嘴唇轻启,用了很绕口的音调唱着苍茫的古音,爷爷说这是道门雏形时分,用来祭奠天地用的音调,西方家原先是远古时分的司命一脉,所以还掌握着这些奇术。

    也是那名汉子关于奇术了解不深,不然绝不成以会让这西方家女子依然在这里,就是他守在这里,都不消然能算是足够波动。

    不出生却能安身四大世家,西方一脉并非寻常武夫那般复杂。

    苍茫的音调只是在这安静的巷道里回荡着。

    熙明双眼流泪,靠在冷冰冰的墙上,心外面呢喃着。

    爷爷……救救熙儿……

    熙儿好惧怕……

    好惧怕,好惧怕……

    王安风突然恍惚了一下。

    有力跳动的心脏跳动速度没规律变化了数次,这本是那些后天缺乏,心脉孱弱的人才有的症状,他自记事以来,从没有过这种事情迸发,更何况修行了少林一脉的神功奠基,体魄之强盛,同级别武者中罕有能比得上他的。

    他皱了皱眉,支配环顾一周,然后看向了身后晃动着酒壶的刘陵,这里处处可以闻失掉酒香味,可他却喝不得,于刘陵这种酒鬼而言,着实算是一种了不得的酷刑。

    王安风听了听,轻声道:

    “刘老,你可听得了有女子哭声?”

    刘陵惊讶了下,然后调侃笑道:

    “怎得,你是听到哪家小娘在哭了?想不到你一连正儿八经的容貌,老夫都以为是个不近女色的男人了,没想到才分开那几个小姑娘,便如此怜香惜玉了?”

    “对了,说起来,那几个小姑娘都不在,你小子且与老夫照实招来,你毕竟是喜欢哪个?”

    王安风给这反问打得一滞,无言以对。

    那老者曾经自顾自兴致勃勃启齿道:

    “按我说啊,外头姿容最出色者,要数司寇,宫玉和薛丫头最好,这三个各有各的好,不分上下,我活了这般长的年岁,见过的女子比你见过的人都多,却委实少有这般精彩绝伦的女子,还一次就是三个。”

    “你小子凶猛!”

    “吕丫头只是英气占优,巧芙还不曾长开,你若下手,老夫替离老头阅历你,老头子我打不外你我报官,我大秦有《大秦例律》,章法完整,正要收拾那些文雅败类。”

    “这三个外头呢,宫玉看去清冷,实则天真地道,司寇听枫有大家气候,气度冷淡,薛家丫头最对老夫胃口,可以喝酒,有江湖豪气,有女儿家秀气,性子还爽利,适宜当正妻大妇……”

    刘陵越说越是起劲,王安风不得不打断他,道:

    “刘老,如今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分……”

    刘陵无趣撇了下嘴,看到了那州官照旧冷冷看着自身,看着那些武者手持兵器,知晓昔日就算分开也有许多后患,懒散一笑,道:

    “生死时应该说风月事情,风月时分不忘生死事情,刚才是大丈夫本性,说说何妨?”

    “至于你心血来潮……老夫听说了似乎你这般的拙劣武者都有种种玄奇感应,最可以便是你血亲有了什么变故,小子你可有什么亲人在外?”

    “当然要除去了那离老头,嘿,那暴躁老头,凶兽也似,他只消不去找旁人费事便曾经是大大的坏事情了。”

    王安风失笑,却又缄默上去。

    他父母早亡,天地之间独身一人,哪里还有什么亲近的血亲?他倒是宁愿有这样一集团,让他知道,自身在人世无论如何算不上一集团。

    刘陵人老成精,一见便知道是自身说错了话,打了个哈哈,复又指手划脚,道:

    “你毕竟喜欢哪个?老夫保证和睦旁人去说……”

    王安风啼笑皆非,可刚才那心血来潮之感再次显现,越发猛烈,隐隐指向某处标的目的,眉头皱起,看到了远处有一人奔来,异常穿着了一身朱白色捕快衣裳,手中却不是腰刀,而是一柄细长剑器。

    王安风识得这东西,是西域传来的奇特兵器,剑身薄弱虚弱,招数专注于一刺,难使得知晓。

    大秦吏律中关于寻常捕快的装备有规则,都是佩戴腰刀,绳索,烟丸联络,以及一柄宽厚铁尺应对寻常百姓,能用其他兵器的,身份自然不低。

    而当看到正在应对其他人的有意转身看向这名女子,娴熟颔首的时分,王安风心中便是一个咯噔,明白了这约莫异常是来自于天京城中,就算不是名捕,也差不离。

    大秦天京城名捕本就那么几个,就算是刑部尚书也得省着用,这一次性派来了两个,路上还没有什么静态传出,显然是一口吻直接瞄准了梁州而来。

    想到了刚才自身心外面想的事情,王安风嘴角微抽。

    难不成这边是所谓的乌鸦嘴?

    好的不灵坏的灵?

    王安风心中无法,那股子发自心底的觉得越发猛烈并且急促起来,似乎是少年时熟睡却梦到了一脚踏空,浑身剧震的不安。

    合理他眉头越皱越紧的时分,那新来的捕头曾经大步而来,扫了他二人一眼,神色不变,冷冰冰叉手一礼,道:

    “两位,此时案件不决,还请在这里稍呆数日,饮食寓居上,不会有丝毫怠慢,至少讯问一二效果。”

    “比及案件本相大白,再给两位抱愧。”

    王安风此时心中那种不安极为猛烈,哪里呆得住,闻言皱眉,道:“我二人只是恰逢其事,阁下如此能否太过了?”

    来人呵得笑一声,道:“你刚才所说,从外面而来?”

    王安风悄然摇头。

    那人手中兵器微抬,冷声道:

    “可外面处处都有夜绒花调制的香,最是沾人衣袖,数个时辰不散,外面人来人往,你要来此少说一个时辰,身上居然没有沾了半点?”

    “还请入内。”

    王安风此时刚才知道自身何处显露马脚,眼前女子身上又甜腻香气,而自身两人一身清爽,纤细处便可以觉察不合错误。

    他来此一路上用太极劲气护体,不要说是花香,就连那些用于追踪的香气都难以近身,却不曾想如此显露破绽。

    正要解释,那捕快又冷冷一笑,道:

    “何况,与一介易容换貌的小人说些什么?”

    “两两相加,勿怪不才怀疑。”

    王安风瞳孔一缩。

    夏侯轩的易容面具居然给看破了?

    而在这个时分,那种隐隐有所指向的感应瞬间消逝不见,不远处有意视野看来。

    PS:昔日二合一奉上…………六千八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