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第四更)
    “住口!”

    食猫者怒发冲冠,真实没想到楚歌会恬不知耻到这种水平,它指着楚歌的尾巴都气得发颤,“你这个卑劣无耻的恶魔,非但诈骗了我,还设下圈套坑害不成胜数的鼠族无辜死去,如今,还敢腆着脸自称是我的兄弟,更摆出这样一副令人恶心的无辜容貌。

    “我不会再被骗了,我这就宰了你!”

    它气喘如牛,抽出两柄手术刀,支配交织,叉到楚歌的脖子上。

    “别激动,冷静点,听我解释。”

    楚歌被食猫者倒吊着,一副任由联络的容貌,却是道,“假定你真想杀我的话,刚才在极光城里就能杀了,又何必费这么多力气把我弄到这里?既然把我弄到这里,那就必定是想听我解释的嘛!既然要听我解释,又何必吹胡子瞪眼,摆出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呢?”

    食猫者的举措一时僵硬,有些下不来台,僵持了半天,冷哼一声,重重将两柄手术刀插到楚歌面前,刀刃对着楚歌的脸。

    它来回踱步,尾巴一甩一甩,眼珠转了半天,阴着脸道:“你还有什么好说?”

    “这就对了。”

    楚歌松了一口吻,笑嘻嘻道,“我置信能在长牙王国的内战中,统合几十个中小家族,打败四大家族,又在国师死后,这么快就收拢部队,重塑信仰的‘大帅’,绝不会是一个智勇双全的莽夫,外表再怎样暴跳如雷,内心总是安静如水,情愿听我解释的——特别是,我的解释关系到鼠族文明的生死存亡的时分。”

    “少来这套。”

    食猫者气呼呼道,“你还想诈骗我到什么时分?”

    “好吧,从这一刻末尾,我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保证都是百分之百的真话。”

    楚歌道,“重新看法一下,我确实不是鼠族‘长舌头’,而是一名人类移魂者,我叫楚歌,是一个天分严酷,热爱战争,自在博爱,古道热肠,对一切小植物——无论长得心爱不心爱都一视同仁,充溢了质朴同情心和同理心的好青年。”

    “是吗?”

    食猫者阴沉道,“但国师却通知我,你是人类中极度风险的一份子,是人类侵略地下世界的尖刀,最是奸诈狡诈,卑劣无耻,手段阴狠而严酷,简直无所不消其极。”

    楚歌听得呆若木鸡,悲愤欲绝:“国师怎样可以这样,我不就怀疑过它吗,它怎样可以这样往我头上泼脏水,我,我是洁白的啊,不信你去灵山市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是本年度的灵山市十佳出色青年和休息勋章取得者,我的人品,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啊!”

    “这就对了。”

    食猫者眯起眼睛,冷冷道,“你或许是空中世界的坏人和英雄,但是站在鼠族的立场上,你岂非就是冷漠无情的消灭者和恶魔?”

    “别这么偏激,人类的立场和鼠族的立场,未必永远都充溢了不成谐和的矛盾,谁说我们不能携手向前呢?要知道,人类可是鼠族的发明者,从某种角度来说,人类就是鼠族的爸爸……”

    见到食猫者的神色越来越美不雅观不雅观,楚歌急忙改口,“或许,用你刚才说过的迷信道理来论,数千万年前,在恐龙消灭之后的地球上,一种体型极小,昼伏夜出的穴居哺乳植物渐渐分散到大地的五湖四海,成为地球的主宰,又渐渐退步成了豺狼虎豹和猴子,最后,猴子退步成了人类,如此说来的话,鼠族反而是人类的爸爸。

    “总之,无论人类是鼠族的爸爸,或许鼠族是人类的爸爸,我们都是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父子关系,何必这样一见面就杀气腾腾,动刀动枪呢?”

    食猫者有些被楚歌的伦理梗绕晕了。

    它还是不太能顺应楚歌天马行空的思想逻辑。

    一时间不知如何应付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却是一屁股坐在楚歌对面,堕入深思。

    “其实,灵山市也有游乐场的。”楚歌趁热打铁道。

    食猫者愣了一下:“什么?”

    “我说,灵山市也有一座游乐场,虽然规模不太大,原本运营不善,曾经破产开张很久了,好在周围拓展空间还不小,随着灵山特区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涌入人口越来越多,展开前景十分看好。”

    楚歌察言不雅观不雅观色,毛骨悚然道,“你们的终极志向,或许说‘信仰’,不就是去迪士尼乐园吗?其实迪士尼乐园只是地球人的一个文创旅游和文娱品牌,未必就是最大最好的游乐园,也未必非它不成啊。

    “就拿我们灵山市自身的游乐场来说,前段时间刚刚被修真俱乐部接手,曾经砸下大把资金,预备改构成一个规模极大,全球无独有偶的大型修真主题乐园,还有各种配套的周边,文创旅游产业和项目,那叫一个生机勃勃,如火如荼,日进斗金啊!

    “别着急,我很快就说到重点了,我是这么揣摩的,反正你们的诉求无非就是打造一座属于你们自身的梦境乐园,地上天堂什么的,那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项目,整合到大型修真主题乐园外面,作为它的二期工程来搞,比如说就叫‘地下世界历险记’,或许‘微缩王国一日游’之类的。

    “该工程,可以由地球人,修真者还有鼠族一同来操刀协作,你们想怎样树立都可以,比如说依照一比一的比例,在空中上重建一座夜光城,把那些鼠力齿轮,虚无缥缈的管道结构,还有夜光植物和蚯蚓农场什么的,全搬到空中上去,都可以。

    “比及工程落地之后,鼠族可以纵情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下,人类则可以近距离接触鼠族,消弭对你们的厌恶和警觉心,同时还动力源不时地赚钱,赚来的钱,一半用于改善鼠族的生活,提升你们的文明,另一半则投入到文创产业里,制造大批以鼠族为主角的文艺作品,投放到市场上和迪士尼乐园竞争,在有序有限的竞争中,进一步促进加深和了解。

    “到时分,人鼠一窝,谐和共存,天下太平,岂不美哉呢?”

    饶是食猫者身经百战,比来又沐浴在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漩涡之中,变得心思缜密,深谋远虑。

    它照旧被楚歌描画的这副蓝图,唬得一愣一愣的。

    深吸一口吻,好容易才冷却了滚烫的大脑,它厉声道:“住口,你在骗我,哪有这种坏事,必定是人类的缓兵之计!

    “国师说过,人类绝不会允许第二种智慧生命,生活在地球上,更何况是鼠族这样一种繁衍力极强,对人类要挟极大的智慧生命。

    “国师说,你们曾经秣马厉兵,磨刀霍霍,预备将鼠族斩草除根,哼,看起来,你们还需求一段时间才干预备充沛,所以你这个巧舌如簧的家伙,才深化地底,预备故技重施,再把我们骗得晕头转向,坚持逃生的机遇,任由你们联络,是吧!”

    “当然不是,我刚刚说的都是甜言蜜语,你怎样就不置信呢?”

    楚歌真是恨不得把心肝脾肺肾都掏出来给食猫者看,“我知道,前段时间我以长舌头的身份,在长牙王国活动的时分,确实对你撒了一些……好意的谎言。”

    “好意的谎言?”

    食猫者怒发冲冠,“这么多鼠族无辜惨死,你的‘好意’毕竟安在!”

    “那是后来的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至少在我还是长舌头的时分,完完全全是好意的啊!”

    楚歌无法道,“行,这个效果一时半会儿很难解释清楚,但请你抛开一切成见细心想一想,就算人类真是恶意的,也不能保证国师就是好意的,就算我们人类在撒谎,也不能保证国师说的全都是真话,对吧?

    “无论人类还是国师都诈骗了你们,而无论人类还是国师,都是你们眼中的异族,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人类警戒重重,却毫不犹疑,100%置信了国师的鬼话呢?”

    --------------

    哎呀,良久没有第四更了。

    明天是小牛的幼儿园毕业仪式。

    时间过得真快,想想三年前老牛还在写修四,差不多是李耀从血妖界背负着使命回归星耀联邦的时分,小牛进的幼儿园。

    如今,李耀的传说曾经变成了传说,小牛也快要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先生了,三年时间一晃而过,真是有点伤感,有点唏嘘。

    话说回来,升了小学,各方面开支更大了,老牛要努力,老牛要妥协,也请各位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让老牛能帮小牛攒点儿学费补课费啥的吧,吼吼吼吼,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