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文字 > 玄幻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426章 一路向西2
    三天后,树林内。

    虫鸟鸣叫掩盖下,一道身影在树干间腾跃移动,每到一棵树,都会停留半晌,不雅观不雅观察完树上能否有痕迹,再跳到下一颗。

    树下,香磷亦在寻觅。

    “佐助,有静态。”感知到前方有物体快速移动,香磷觉得抬起头喊了一句,眼镜下的双眼,血丝密布。

    佐助侧头向香磷指的标的目的看一眼,又跳到了下一棵树,继续探查,双眼异常带有血丝。

    不论前方是什么他都不关心,他如今只想找到鼬的线索,可这几天来,除了那位女给了一条准确的音讯,其他的信息都微乎其微,佐助甚至不知道它们是鼬留下的,还是路过的行人或许野兽留下的。

    专业忍者在森林里移动留下的痕迹近乎于无,并且森林会自动修复外来者留下的痕迹,或许再过两天,他便再也找不出些许的蛛丝马迹了,这让佐助有些耐烦。

    窸窸窣窣的窜动声越来越近,到近处曾经可以听到繁重的呼吸声,二人远处的一条兽道上的灌木猛地被分开,一头野猪狂奔而出,接着是一道震耳欲聋的虎啸声,老虎发现了香磷和佐助,在正告他们不要自寻死路。

    佐助眼睛瞪得快打破了眼眶,脑中不自觉想起了曾经的场景。

    那一年,自身四岁,和他学习狩猎技巧,只拿着一把小小的弓箭便动身,途中遇到了庞大的野猪,他说他诱惑,自身担任攻击,年幼无知的自身站在房顶手足无措,很自然的射偏了,最后是他补了一箭才制伏的野猪,那一箭位置,和眼前野猪尾巴的树枝位置,如出一辙。

    剑光一闪,长剑直接从脊柱贯串刺入大地,野猪倒地猛烈抽搐,佐助脚踏虎头,双眼紧盯猪尾巴。

    迸发了这么多事,你的习气居然还没变!

    “哈哈哈!!是他,是他!!哈哈!!”佐助双手激动发抖,仰天大笑,表情歪曲得像个玩矢量的孩子。

    无愧其宇智波狂笑四杰之名。

    “好罪恶,但是...好帅。”赶来的香磷又犯起了花痴。

    曾经在死亡森林里,他就是站在这个位置救下的自身,那一刻的他,光芒万丈,英气勃发,宛若神明....

    等等,这么说我岂不是和这头野猪一个位置?

    唔唔,香磷飞速甩头,决议将这事忘掉。

    笑到差点岔气,佐助冷静上去,拿出油灯,刚要扑灭,想起鸣人说过他不会再过去了,转手掏出蛞蝓。

    “抓到尾巴了。”

    “干的斑斓。”鸣人敷衍的为佐助点赞。

    抽剑甩血,佐助分开野猪尾巴部位,用剑调动伤口。

    从伤口腐朽水平看,它应该是三天前中的树枝,然后末尾奔跑,只需顺着留下的腐朽滋味和血腥味逆向寻觅,就能找到它最后遇到他的地点。

    佐助又拿起蛞蝓,说道:“要一只狗。”

    “逆盛行吗?”

    “不行。”佐助一口否决,让你家那狗领路,等找到鼬,卡卡西孩子都上学了。

    “可是我如今不能过去啊。”

    “急用。”佐助又是一句冗长的话。

    “行吧,我去找帕克,让它跑过去。”

    “好。”

    通话终了,收好蛞蝓,佐助拿出卷轴,解封出烤肉,小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看向远方,浑然不顾野猪尾巴腐朽的滋味。

    香磷又跟着蹭了一顿。

    吃完,佐助找到树干靠着疗养生息,恢复最佳外形,并等候帕克到来,香磷打个饱嗝,抚摸有些胀起来的肚子,觉得这一顿可以得胖二斤。

    可香磷就是忍不住,身体天分的通知她,吃这个无益处。

    大不了回去再减。

    想着,香磷悄然走到佐助身边,正所谓温饱死那啥,小姑娘渐渐坐下,头倒向佐助肩膀。

    “你要干嘛?”一只手撑住她脑袋,香磷俯首,看到了一双乌黑的眼睛。

    “给你补充查克拉。”香磷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个理由,伸出一只胳膊。

    佐助毫不客气。

    “啊....”

    明明在出血,香磷脸上却升起了红晕。

    ______

    让分身封印查克拉把帕克送到佐助远方的小镇,鸣人又传递出让其他分身原方案中止不要风吹草动,在地图上点出佐助的所在位置,盘起腿,开动cpu思索。

    如今大约范围确定,剩下的救变得复杂了。

    但还有一个难点。

    自身分身这么跑,并且晓组织应该也知道自身在找他们,那么他们为什么还在有条不紊的按方案抓捕尾兽?

    佩恩下了死命令,晓组织也各个愍不畏死,自信到抓捕尾兽进程中被自身找到也能随手带个九尾回去?

    鸣人觉得有那么一丝可以,晓成员别的不说,决计是真的足,各个都是佩恩老大我老二,还随时可以篡位那种,辉夜上去他们都敢上去撩一撩。

    可总不能真的这么傻吧,他们应该能猜到自身发现鼬会把佐助拉过去吧。

    到时分,一只尾兽,加自身和佐助,他们真的以为派个小组就能打过?

    所以应该是有预备的吧。

    会预备什么?

    鸣人拿出鸡毛沾着染料,末尾在地图上画着除了他谁也看不懂的图。

    一是圈套,故意诱惑自身过去,运用绝的感知,延迟隐藏,等自身过去,一招神兵天降之术,佩恩六道南姐小迪绝带土齐退场,地都是粘土加起爆符铺的,一堆人把自身按在圈里往死里揍。

    二就是他们有完善的撤离预备,发现自身过去,迅速终了战役,全身而退。

    三就是他们真的超勇,能随手干死自身。

    图上乱糟糟的圈,每个圈都代表一个条件,鸣人思索半晌,寻觅着共通性。

    然后发现,还真有。

    自身过去,绝发现了。

    自身不外去是不成以了,那么...就让绝不会发现。

    不行,万一落地就是圈套呢,那不成盒了?

    那么,就要让绝无法发现自身,并且落地的也不是自身,有预备也会空大。

    鸣人扯下地图,单手冒火扑灭,条件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寻觅破解方法了。

    ________

    另一边,鬼鲛和鼬分开一处森林里的粗大古树之前,散步走上树干。

    树上方是一块庞大的树洞,洞内有一些生活必备物品,以及一些粗陋的乐器和散落的书稿和小说,不大的空间堆了不少东西。

    “他就住这里?呵,也对,毕竟是只猴,住在树上也没什么不合错误的,你说是吧,鼬桑。”鬼鲛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要大意,他没那么好对付。”鼬对这些成名已久的强者不时坚持着警觉之心。

    “我知道很对付,但是佩恩说让我们快点打,我是没什么方法快速处置他,要不鼬桑出手?”

    “路上控制了很多人,我的瞳力消耗有些大,需求缓一段时间。”鼬表示他身体不行,难以胜任。

    这时,鬼鲛身上冒出一个白色脑袋,说道:“友谊提示一句,你们再聊下去他就跑了呦。”

    “我知道!”鬼鲛嘴一鼓,一道水线直接喷出,穿透树干,一转头,外界树木成片倒地。

    外界,老紫趴在灌木丛内渐渐行进,看到头顶落下的粗大树枝,滚动几次躲开,再俯首,一道水柱曾经到了眼前。

    来不及规避,老紫双臂横在前方,亮白色的熔岩掩盖其上,高温瞬间扑灭了周围的灌木,随后而来的水柱又将火浇灭,水柱打在胳膊上,冒出大片蒸汽,老紫贴地被推向远处。

    手拍地烫出个手印,老紫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拔腿就跑。

    “轰!”

    鲛肌拍在了手印之上。

    鬼鲛拎起起鲛肌追了上去。

    每天陪鸣人分身中止跑步训练,鬼鲛的速度清楚比以前快了几分,二人的距离越来越短,鬼鲛张开大嘴:“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么?”

    话刚说完,老紫却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上去,转身说道:“谁说我想跑了?我只是想把你们引过去罢了,其实我早知道我会被人找到,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是同为叛忍的你和宇智波鼬。”

    “你脑袋顽固的像个砖头,能想通什么?”鬼鲛嘲讽道。

    老紫,中年男人容貌,四尾人柱力,性情和大野木一样顽固不通,自身身份不受村人待见,还和土影性情不合,见面就擦火,两面受气,老紫一时想不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溜出去倒挂在村口的树上,用苦无在护额上划了一道,摆脱似的对岩忍村狂放一笑,没想到吧,老子反了。

    再然后,他就过起了云游的生活,为了不被追捕,他每次都会选择对他有利的地形寓居,即使大野木来了,他也能对付一二。

    “对我很了解,看来做了不少调查,这样看来,更不能留你们了!”双臂的熔岩加厚,凝聚成猩猩似的臂膀,老紫高举双手,猛砸在地上。

    大地接受不住巨力崩碎,塌陷,老紫站在大坑边,更多的熔岩从体表冒出掩盖全身,面对前方汹涌而来浪涛,一挥手,地底涌出一股巨粗的岩浆,撞到浪上。

    “我都曾经隐藏到这里了,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多年东躲西藏积聚的表情一朝迸发,老紫身上迸收回远超人类的查克拉量,一抬手,更多的岩浆从地下放射而出。

    “你应该想想为什么我们会明天来找你,水遁·大爆水冲波!”鬼鲛张嘴对地,吐出巨量的水,水花翻腾向上,眨眼便堆积到了二十几米高。

    水再次撞倒岩浆,两者僵持不下,大批的蒸汽逸散蔓延战场,并向上飘去。

    “轰咔咔!”

    本就阴暗的天空像是遇到了最后一根稻草,惊雷炸响,一滴雨水突如其来,落在岩浆上方被蒸干变成气体上升,与第二滴雨水撞到一同。

    雨水一开便再也止不住了,鼬压俯首顶的斗笠,呢喃道:“真是个好天气啊。”

    这,也在他的算计之中。

    远方的小镇里,一位大妈正问着摆摊的小贩面粉怎样卖,双方正为十两的差价争论不休,却见小贩抄起菜刀对她怒目而视,然后在大妈一声尖叫信口开河前,抹向了自身脖子。

    小贩炸成一团烟雾,大妈惊魂不决,四处看了看,一手抓起一个面罐顶在头顶,胳膊夹两个,手拎两个,晃晃悠悠走上回家的标的目的,头顶的面罐里赫然放着一把菜刀。

    “可算找到你了!”

    木叶,一股澎湃的查克拉从一栋老旧的修建中席卷而出,其中附带的狂暴属性吓得几条街道都为止一静。

    修建里,鸣人双眼放光的举起左手,一团又一团查克拉团从指尖冒出,掀起衣服叼在嘴里显露地皮,鸣人一掌拍了下去:“五行封印!”

    放空查克拉,又在八卦封印外加了一层,查克拉简直耗空觉得让身体异常繁重,但这还没完,拿起旁边的盒子,从外面拿出一张又一张的查克拉封印符贴在身上,不时贴到自身都眼冒金星了,鸣人一脚踏入传送门。

    再出现,鸣人把一个无臂无腿无首的躯干丢在地上,一秒都不敢停留直接启动传送,看着躯干上的翻涌的白色查克拉,兴奋的举起双手:“出来吧,车轮滚滚。”

    “呜!!”

    白色气泡不时涌动凝结成固体,凝聚成三尾的头颅,接着是前肢,前肢用力下压,拉出了龟壳,最后是三条长长的尾巴,用倒刺挂住飞段的躯干向上一抛,张嘴接住咽下。

    然后乌龟不动了。

    几秒后,乌龟肚子里亮起紫光,揭掉了一身符纸的鸣人出如今了三尾体内。

    擦擦嘴边血,调动刚得来的查克拉聚集到手指,鸣人又掀开衣服,一掌拍下:“五行解印!”

    “有这个必要么?费那二遍事。”九尾全程未动,终了了才出来说一句。

    “有。”鸣人坐到按摩椅上,恢复查克拉,我都把自身封成这样了,还只出现了零点一秒不到,我就不信绝你还能感知到我。

    鸣人抓起一把爆米花冲冲嘴里的滋味:说道:“动身,向西!”

    外界,车轮滚滚启动了超级变换外形,变成车轮滚向远方。

    外部,飞段的躯干正好滚动到鸣人的脚边。

    踢一脚为其翻个身,看看还有微弱坎坷的胸腔,鸣人乐了。

    尾兽挣脱都不死,你真是牛逼大了啊。

    行吧,回程时分接着用。